Archive for January 13th, 2022

  • 向生命老師學習十週報 家庭情緒智商與家庭系統理論 第四週 發行:2022年1月9日 文字/林潤崧 AKASHA學習型社群 執行長 進入第四堂培訓課,培訓內容著重在AKASHA生命工作的最核心部份──家庭情商及家庭系統的理論與概念。這同時也是生命成長學習中非常關鍵學習目標。無論出自何身,單親還是孤兒,抑或因奸受孕而生下的孩子,家庭是每個生命的來源地,差別在於其原家庭系統是否具備有功能性的運作。因此,AKASHA以家庭課題做為奠基點,最能貼近生命的本質,我們發現這也是爭議較少的切入點,配合上待群尊重原則,參與者就能在一個安全情境中獲取在原家庭中所無法被面對的內在脆弱的自我。 談到如何面對內在的喜悅,黃美麗 說:「人生中總是充滿着許多的快樂與不快樂,當面對不快樂時,我們可以用著千萬種不同的方式換取快樂,却沒有發現所有的不快樂,其背後的理由也是源自於我們都不能做自己。因此在走向生命成長的路上,最好的開始點就是回頭去探討我們和家人的關係,因為我們的生命都是源自於家庭所產生的關聯。」 我們過去的許多記憶會對現下的生活情境產生意義,不同的成長記憶也直接影響了成長後的我們對事物的認知,故探討過去不同於沈溺過去,探討過去可以幫助人發展成為一個更完整的個體以展開更為寬廣的視界,反之沈溺過去的人將會固守在舊有的安全圈。 歐秀霞 對探索自己童年記憶的認知表達了她的體會:「當我們探討自己的生命時,第一個開始點就是回頭看自己的家、各成員的生命原生家庭和互動和了解生命開始發生的事。在我的記憶裡留下恆久刻痕,那時我只有六歲而妹妹只有五歲上著幼兒園就已經遭遇到老師不公平待遇和很深的傷害和恐嚇。而那時開始,我不喜歡妹妹了,不愛和她一起了。 因為一切的傷害都是因為她。父母也沒有關心這事情發生就讓它過去。我也無能力協助她因為那時我也只是小孩,等我成人了我也不去看待這件事。一直到我自己的孩子之間發生爭吵時,我竟無能力面對,才勾起我小時候對待妹妹的態度的記憶,我才有勇氣去面對我的妹妺。跟她和解了以後我才有能力面對我的兩個孩子,並陪伴他們一起度過童年和成長自我。」 相信很多人都有類似這樣的經歷,過去那些沒有被處理過的記憶就像一只會跨過時空的魔爪,伸進此時此刻的生活裡,形成諸多的干擾。去重新認識這些沒被處理過的記憶,能慢慢發展出新的自我認知來應對眼前的挑戰。 李美琴 形容自己的學習就是穿越了過去才能經歷重生,她說:「許多人說,過去的就讓它過去,但是我知道同樣的情緒都是來自童年創傷和原生家庭所造成的,因此這所有的發生我都必須要去學習看見的問題,那樣才能夠讓我走出傷痛的生命。然而,生命的價值是來自我自己而不是別人,那些童年的創傷帶給我成人的自己其實是有很大的影響。因此小時候被家庭灌輸的觀念久久都無法擺脫而讓我做個真正的自己。向生命學習讓我認同自己的觀點和看見自己的不完美,同時以學習後再去實踐的功課是我時常運用在生活裡的方式,我覺得這就是我有重生的感覺。」 李瑋伈 認為家庭是人的價值本源,她說:「家,心之所繫。」認為人類的文明人文化淵源皆由「家」延伸發展。她強調:「家也是人類情感連結的重要之地, 家庭系統的健全化是主要的關鍵。家庭系統中的5個概論:整體論、家人關係、家庭規則、家庭需求和角色,經過老師清楚的講解,對於親子關係中的自我角色認同和人際關係的區别也是很多家庭的誤區。我也學習到在家庭需求中應該具备給予孩子的是價值感、安全感、成就感、親密感、冒險精神、心靈需求,同時也明白了若原生家庭不具備這需求,是無法向伴侶索取的。」 對某些人來說,生命就是一段掙扎,自小受到許多約定俗成的刻板觀念,當發展出新認知時就會面對考驗,李珣寧 表示:「以前在還沒有學習的時候,自己的生活一直被整個社會、家人、朋友、同事,灌輸說擁有負面情緒是不好的,因為負面情緒會影響我們做人做事,會導致人失敗。那時候自己非常痛苦,因為時常要求自己一定要努力學習正面的情緒。人一定要有正能量,做事情才會成功!問題是我從小到大都是比較悲觀,情緒低落,不穩定是很正常的!人生不如意的事,十之八九,而且人生難免會遇到很多人、事、物的問題。自己難免會面對很多負面情緒的思想,而且總是覺得老天爺常常考驗我,時常跟我過不去,剛剛才發出的正面的想法,不到五分鐘就打回原形了!」 在生活中,如果發現自己正在經歷一些挑戰,特別是人際關係的挑戰,一再發生的不愉快事,正是親子投射代間傳遺過程的顯現,如果無法自我分化,一個不完全的人能提供的也就是不完全的處理方案。 丘麗彬 反思自己的處理方案是這樣的:「在我的核心家庭,我對伴侶有許多不合理的期待。我在原生家庭裡的缺陷,我卻希望能在伴侶身上獲得補償,結果引發關係衝突,婚姻也瀕臨崩潰。我也犯上親子投射的錯。童年時我不被允許依賴父母,成為母親後,我把這個需求投射在女兒身上,經常幫她們處理事情,導致他們對我依賴,缺乏獨立自主性。」 與過去事件的牽連甚廣,除了寬恕以外,難有更好的方式,然而,真正的寬恕與廉價的寬恕往往讓人左右為難。面對現在所學習到一些觀念和原家庭長久以來的教導不同時,引起內心的疑惑是很正常的,不害怕去直面這個挑戰,才有表達生命的機會。 王曉薇 說出自己內心的感受:「一直以來,我都很害怕被批評、被拒絕、被否定等。這是因爲從小到大都遭遇原生家庭帶給我的影響。比如當我與媽媽分享開心事時,她會潑我冷水;當我跟媽媽分享一些事情時,她會批評我;當我要抱抱媽媽時,會被她拒絕等等。然而老師曾經説過,第一次的傷害是別人給的,過後的繼續感到被傷害是自己給的。重複對父母的不理解,就是一種在舊有的傷害繼續傷害自己,其實這也是一種紀念父母的方式。首先,我要做到:『原諒自己的不願意原諒。』」 生命學習是一段漫長的旅行,家庭是旅程的起點,生命老師助理可以是駕駛學習列車的車長,也可以是職責留守在月台上服膺勤務的月台長。車站內旅客進進出出,學習列車一趟一趟開出去又開進來,想上車的人們就會上車,到站要下車的人們就會下車。AKASHA的服務使命立基在陪伴生命,與旅客同行就是我們的生命關懷工作的任務。 張妙櫻 領悟了家庭情商的概念並將AKASHA的發展理念融合在一起,表達了她的體會:「林老師非常清晰地解釋了家庭系統理論和如何策劃AKASHA,讓我更清楚知道為什麽我自己一直上AKASHA的課程。過去的我無法定下我父母的罪,因為我覺得這個想法是很奇怪的。所以,我一直說服自己必須接受自己的父母的錯是合理的。之前,無論林老師怎麽講解,我都沒有辦法明白。但是今天我終于可以理解了。如果我沒有定父母的罪,我怎麽去接受他們呢?定罪父母並不代表不能接受父母, 我只是先接受自己的情緒,做我自己。之前,我常常辨別不清家庭情緒智商,把自己演變成受害者,逃避責任。當我願意為自己的生命負責,提升自己的能力去面對父母所造成的傷害時,那麽他們即便有罪那又如何呢?如果不是因為家庭所帶來的傷害,那麽我也不會加入AKASHA學習去認識真正的自己,學習生命真正的意義。」 […] 0

    向生命老師學習十週報

    向生命老師學習十週報 家庭情緒智商與家庭系統理論 第四週 發行:2022年1月9日 文字/林潤崧 AKASHA學習型社群 執行長 進入第四堂培訓課,培訓內容著重在AKASHA生命工作的最核心部份──家庭情商及家庭系統的理論與概念。這同時也是生命成長學習中非常關鍵學習目標。無論出自何身,單親還是孤兒,抑或因奸受孕而生下的孩子,家庭是每個生命的來源地,差別在於其原家庭系統是否具備有功能性的運作。因此,AKASHA以家庭課題做為奠基點,最能貼近生命的本質,我們發現這也是爭議較少的切入點,配合上待群尊重原則,參與者就能在一個安全情境中獲取在原家庭中所無法被面對的內在脆弱的自我。 談到如何面對內在的喜悅,黃美麗 說:「人生中總是充滿着許多的快樂與不快樂,當面對不快樂時,我們可以用著千萬種不同的方式換取快樂,却沒有發現所有的不快樂,其背後的理由也是源自於我們都不能做自己。因此在走向生命成長的路上,最好的開始點就是回頭去探討我們和家人的關係,因為我們的生命都是源自於家庭所產生的關聯。」 我們過去的許多記憶會對現下的生活情境產生意義,不同的成長記憶也直接影響了成長後的我們對事物的認知,故探討過去不同於沈溺過去,探討過去可以幫助人發展成為一個更完整的個體以展開更為寬廣的視界,反之沈溺過去的人將會固守在舊有的安全圈。 歐秀霞 對探索自己童年記憶的認知表達了她的體會:「當我們探討自己的生命時,第一個開始點就是回頭看自己的家、各成員的生命原生家庭和互動和了解生命開始發生的事。在我的記憶裡留下恆久刻痕,那時我只有六歲而妹妹只有五歲上著幼兒園就已經遭遇到老師不公平待遇和很深的傷害和恐嚇。而那時開始,我不喜歡妹妹了,不愛和她一起了。 因為一切的傷害都是因為她。父母也沒有關心這事情發生就讓它過去。我也無能力協助她因為那時我也只是小孩,等我成人了我也不去看待這件事。一直到我自己的孩子之間發生爭吵時,我竟無能力面對,才勾起我小時候對待妹妹的態度的記憶,我才有勇氣去面對我的妹妺。跟她和解了以後我才有能力面對我的兩個孩子,並陪伴他們一起度過童年和成長自我。」 相信很多人都有類似這樣的經歷,過去那些沒有被處理過的記憶就像一只會跨過時空的魔爪,伸進此時此刻的生活裡,形成諸多的干擾。去重新認識這些沒被處理過的記憶,能慢慢發展出新的自我認知來應對眼前的挑戰。 李美琴 形容自己的學習就是穿越了過去才能經歷重生,她說:「許多人說,過去的就讓它過去,但是我知道同樣的情緒都是來自童年創傷和原生家庭所造成的,因此這所有的發生我都必須要去學習看見的問題,那樣才能夠讓我走出傷痛的生命。然而,生命的價值是來自我自己而不是別人,那些童年的創傷帶給我成人的自己其實是有很大的影響。因此小時候被家庭灌輸的觀念久久都無法擺脫而讓我做個真正的自己。向生命學習讓我認同自己的觀點和看見自己的不完美,同時以學習後再去實踐的功課是我時常運用在生活裡的方式,我覺得這就是我有重生的感覺。」 李瑋伈 認為家庭是人的價值本源,她說:「家,心之所繫。」認為人類的文明人文化淵源皆由「家」延伸發展。她強調:「家也是人類情感連結的重要之地, 家庭系統的健全化是主要的關鍵。家庭系統中的5個概論:整體論、家人關係、家庭規則、家庭需求和角色,經過老師清楚的講解,對於親子關係中的自我角色認同和人際關係的區别也是很多家庭的誤區。我也學習到在家庭需求中應該具备給予孩子的是價值感、安全感、成就感、親密感、冒險精神、心靈需求,同時也明白了若原生家庭不具備這需求,是無法向伴侶索取的。」 對某些人來說,生命就是一段掙扎,自小受到許多約定俗成的刻板觀念,當發展出新認知時就會面對考驗,李珣寧 表示:「以前在還沒有學習的時候,自己的生活一直被整個社會、家人、朋友、同事,灌輸說擁有負面情緒是不好的,因為負面情緒會影響我們做人做事,會導致人失敗。那時候自己非常痛苦,因為時常要求自己一定要努力學習正面的情緒。人一定要有正能量,做事情才會成功!問題是我從小到大都是比較悲觀,情緒低落,不穩定是很正常的!人生不如意的事,十之八九,而且人生難免會遇到很多人、事、物的問題。自己難免會面對很多負面情緒的思想,而且總是覺得老天爺常常考驗我,時常跟我過不去,剛剛才發出的正面的想法,不到五分鐘就打回原形了!」 在生活中,如果發現自己正在經歷一些挑戰,特別是人際關係的挑戰,一再發生的不愉快事,正是親子投射代間傳遺過程的顯現,如果無法自我分化,一個不完全的人能提供的也就是不完全的處理方案。 丘麗彬 反思自己的處理方案是這樣的:「在我的核心家庭,我對伴侶有許多不合理的期待。我在原生家庭裡的缺陷,我卻希望能在伴侶身上獲得補償,結果引發關係衝突,婚姻也瀕臨崩潰。我也犯上親子投射的錯。童年時我不被允許依賴父母,成為母親後,我把這個需求投射在女兒身上,經常幫她們處理事情,導致他們對我依賴,缺乏獨立自主性。」 與過去事件的牽連甚廣,除了寬恕以外,難有更好的方式,然而,真正的寬恕與廉價的寬恕往往讓人左右為難。面對現在所學習到一些觀念和原家庭長久以來的教導不同時,引起內心的疑惑是很正常的,不害怕去直面這個挑戰,才有表達生命的機會。 王曉薇 說出自己內心的感受:「一直以來,我都很害怕被批評、被拒絕、被否定等。這是因爲從小到大都遭遇原生家庭帶給我的影響。比如當我與媽媽分享開心事時,她會潑我冷水;當我跟媽媽分享一些事情時,她會批評我;當我要抱抱媽媽時,會被她拒絕等等。然而老師曾經説過,第一次的傷害是別人給的,過後的繼續感到被傷害是自己給的。重複對父母的不理解,就是一種在舊有的傷害繼續傷害自己,其實這也是一種紀念父母的方式。首先,我要做到:『原諒自己的不願意原諒。』」 生命學習是一段漫長的旅行,家庭是旅程的起點,生命老師助理可以是駕駛學習列車的車長,也可以是職責留守在月台上服膺勤務的月台長。車站內旅客進進出出,學習列車一趟一趟開出去又開進來,想上車的人們就會上車,到站要下車的人們就會下車。AKASHA的服務使命立基在陪伴生命,與旅客同行就是我們的生命關懷工作的任務。 張妙櫻 領悟了家庭情商的概念並將AKASHA的發展理念融合在一起,表達了她的體會:「林老師非常清晰地解釋了家庭系統理論和如何策劃AKASHA,讓我更清楚知道為什麽我自己一直上AKASHA的課程。過去的我無法定下我父母的罪,因為我覺得這個想法是很奇怪的。所以,我一直說服自己必須接受自己的父母的錯是合理的。之前,無論林老師怎麽講解,我都沒有辦法明白。但是今天我終于可以理解了。如果我沒有定父母的罪,我怎麽去接受他們呢?定罪父母並不代表不能接受父母, 我只是先接受自己的情緒,做我自己。之前,我常常辨別不清家庭情緒智商,把自己演變成受害者,逃避責任。當我願意為自己的生命負責,提升自己的能力去面對父母所造成的傷害時,那麽他們即便有罪那又如何呢?如果不是因為家庭所帶來的傷害,那麽我也不會加入AKASHA學習去認識真正的自己,學習生命真正的意義。」 […]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