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華閱讀 Archive

  • 專題著者:蘇仁宗(雪州.無拉港)指導老師:譚麗幼發表日期:2019.11.14 前言 首先,讓我向大家介紹一位陪了我幾十年,不離不棄、如影隨形,而我總想擺脫它,卻總不能得逞:那就是我的「自卑感」。什麼是「自卑感」?自卑感是指在和別人比較時,由於低估自己而產生的情緒體驗。 自然規律 心理學家阿德勒 [1] 認為:「人是在無能為力的情況下來到這個世界,從幼兒期起,由於無力、無能、無知,必須依附父母和周圍世界,才能存活。而在成長過程中,為了擺脫這種無力狀態,就會有一些普遍的需求和慾望,也就是『追求卓越』 [2] 。而當無法達成時,就會對自己產生一種低劣無能的感覺,這就是『自卑感』[3] 。」 對號入座 回顧我的成長過程。我是在一個大家庭裡長大,父親在私塾讀不到兩年的書,就在祖母的指示下,為了讓唯一的弟弟接受更高的教育而出來打工。我的兄姐不是沒有機會讀書,就是只能讀到初中。再看同一屋簷下的叔叔,當上老師,堂弟妹讀書成績都很標青,祖母更對叔叔一家特別厚愛,另眼相看。 在這樣的環境中成長,讓我從小就有因為比較而產生強烈的「自卑感」。自己感覺讀書少就沒有前途,低人一等。各方面不如別人,而缺乏自信。 在出來社會工作後,由於不善於表達,不敢也缺少勇氣去表現自己,只會認真工作,努力付出時間來應對工作需要。但不服 輸的心理,驅使我去學我不懂的東西,隨著能力的提升,在工作崗位上負責的範圍、職責都比別人更多,卻發現待遇和所得不如他人。原因是自認為學歷低、不善表達、也不懂得為自己爭取,看不到和低估自己的能力。 需要學習的是自己 當時的我總以為,在這樣的環境中長大,有這種感覺是正常的。但是心理上的不平衡和自卑感的困擾,總是讓我覺得不舒服和煩惱,遇到挫折就會自責,質疑自己的能力,遇到不明確、沒有把握的事,就會退縮。怕犯錯、怕別人的眼光和評斷。 在「生命老師助理師資培訓課程」 [4] 開課之前,也因為自卑感而猶豫不決。當時認為:「對於曾經上過的課,已經沒有什麼印象,也還沒有學懂課程的內涵,要去為『人師』 [5] ,將會誤人誤己。」 在約見老師,想要表明放棄培訓課時,我為自己找了很多藉口:如工作時間長而且繁重、自己的記憶力不好等等。林老師 [6] 說:「先讓自己參與培訓,之後會怎樣再做決定。」感謝老師當時的引導,讓我沒有被自卑感阻擋了我參與培訓。 主觀詮釋 在課程訓練初期,我較少參與發表個人感受,因為發言前心裡會有緊張和不安的感覺,甚至需要被點到名字,才會參與發言,需要掙扎之後,才能鼓起勇氣向前一步。 在訓練過程中的個談練習,我學習聆聽同學們的生命故事,讓我認知,每個生命都是獨特的。每個事件的發生,只要勇敢去面對,都可以是一次學習和成長的機會。 在「生命講堂」 [7] […] 0

    生命成長──理想中的自己的迷思

    專題著者:蘇仁宗(雪州.無拉港)指導老師:譚麗幼發表日期:2019.11.14 前言 首先,讓我向大家介紹一位陪了我幾十年,不離不棄、如影隨形,而我總想擺脫它,卻總不能得逞:那就是我的「自卑感」。什麼是「自卑感」?自卑感是指在和別人比較時,由於低估自己而產生的情緒體驗。 自然規律 心理學家阿德勒 [1] 認為:「人是在無能為力的情況下來到這個世界,從幼兒期起,由於無力、無能、無知,必須依附父母和周圍世界,才能存活。而在成長過程中,為了擺脫這種無力狀態,就會有一些普遍的需求和慾望,也就是『追求卓越』 [2] 。而當無法達成時,就會對自己產生一種低劣無能的感覺,這就是『自卑感』[3] 。」 對號入座 回顧我的成長過程。我是在一個大家庭裡長大,父親在私塾讀不到兩年的書,就在祖母的指示下,為了讓唯一的弟弟接受更高的教育而出來打工。我的兄姐不是沒有機會讀書,就是只能讀到初中。再看同一屋簷下的叔叔,當上老師,堂弟妹讀書成績都很標青,祖母更對叔叔一家特別厚愛,另眼相看。 在這樣的環境中成長,讓我從小就有因為比較而產生強烈的「自卑感」。自己感覺讀書少就沒有前途,低人一等。各方面不如別人,而缺乏自信。 在出來社會工作後,由於不善於表達,不敢也缺少勇氣去表現自己,只會認真工作,努力付出時間來應對工作需要。但不服 輸的心理,驅使我去學我不懂的東西,隨著能力的提升,在工作崗位上負責的範圍、職責都比別人更多,卻發現待遇和所得不如他人。原因是自認為學歷低、不善表達、也不懂得為自己爭取,看不到和低估自己的能力。 需要學習的是自己 當時的我總以為,在這樣的環境中長大,有這種感覺是正常的。但是心理上的不平衡和自卑感的困擾,總是讓我覺得不舒服和煩惱,遇到挫折就會自責,質疑自己的能力,遇到不明確、沒有把握的事,就會退縮。怕犯錯、怕別人的眼光和評斷。 在「生命老師助理師資培訓課程」 [4] 開課之前,也因為自卑感而猶豫不決。當時認為:「對於曾經上過的課,已經沒有什麼印象,也還沒有學懂課程的內涵,要去為『人師』 [5] ,將會誤人誤己。」 在約見老師,想要表明放棄培訓課時,我為自己找了很多藉口:如工作時間長而且繁重、自己的記憶力不好等等。林老師 [6] 說:「先讓自己參與培訓,之後會怎樣再做決定。」感謝老師當時的引導,讓我沒有被自卑感阻擋了我參與培訓。 主觀詮釋 在課程訓練初期,我較少參與發表個人感受,因為發言前心裡會有緊張和不安的感覺,甚至需要被點到名字,才會參與發言,需要掙扎之後,才能鼓起勇氣向前一步。 在訓練過程中的個談練習,我學習聆聽同學們的生命故事,讓我認知,每個生命都是獨特的。每個事件的發生,只要勇敢去面對,都可以是一次學習和成長的機會。 在「生命講堂」 [7] […]

    Continue Reading

  • 專題著者:駱順玲(隆市.怡保路)指導老師:謝玉黛發表日期:2019.11.14 前言 近期〈小丑〉[1] 電影為何受歡迎?因心靈經師大力推薦?臉書里人人爭相吹捧?抑或正好是現代人內心寫照。小丑大抵代表反抗社會,代表苟活不如爛透,代表黑暗。 現代比舊時先進,沒有飢荒,沒有黑死病,科技一日千里。女性活在最好年代,不必裹小腳,沒有盲婚啞嫁,也無須認命、啞忍。可是卻有多少夫妻只是一言不合,便成分飛燕? 社會許多家庭養了一群又一群有問題的孩子,同時人們又追求更多的物質,內心卻永無滿足的時候,所以坊間出現許多救贖團體,兜售心靈聖品、飛天神器,供給大家尋找答案。 這是混沌社會出了問題,這是原生家庭的詛咒。答案似乎已經找到,可問題卻無解,變成一種冠冕堂皇的道理,可以安心成為受害者。 代代相傳的原生家庭問題 祖輩們離鄉別井,經歷戰亂,飢荒,朝不保夕,咬緊牙關,在南洋落地生根,讓我們享用他們流血淌汗的豐收;而我們這輩豐衣足食,卻得銀要金,人心不足,妄想吞象。 我們只要我們想要的幸福,若得不到我們要的,則為不幸也,我們比祖輩幸福,卻也比他們更會找藉口。我也曾是遇見難題,馬上怨天怨地,淋漓盡致爛到底。 從年少我就與好賭成性媽媽勢不兩立,經常開戰,弄得家里永無寧日,心想逃跑,只因放不下因酗酒需要長年洗腎的爸爸。 過去我處在無能為力的家庭氛圍裡,脾氣狂躁的我動不動就罵人,使得身邊友人紛紛遠離。後來終於等到一個不知死活的丈夫將我娶回家,我同樣將自己的核心家庭弄得雞犬不寧。 後來因為沒機會為爸爸送終,加上與媽媽如往常般爭吵後,她晚上就突然離開了人間,自那刻開始,我將自己變成酗酒上癮的爸爸,不時與丈夫和他的家人起衝突,連帶我的女兒也難逃一劫,時常被我鞭打。這一切讓我成了一個酗酒者,酗酒後迫使丈夫下跪於我,稚女嚷嚷叫著要我離開家,親人痛,仇人快。 困而學之 過去,我沒活於當下,未婚時想逃家,結婚後想歸家,沒了娘家,也要將夫家給毀掉。偏偏內心裡有股求救聲,泣不成聲的小小我哀求擺爛的大大我去求救,繼續如此的踐踏自己的生命,讓愛我的人痛,讓恨我的人爽。 從遇見學習的啟始,我的能力沒有就此一飛沖天,步步生蓮花。學習初期還因無法承受滾滾如洪水的情緒,一度想放棄,向上、向善真的很辛苦,家人、親人、友人的質疑、冷淡,使我一度想逃之夭夭。我於 2009 年跌跌撞撞去學習,從「父母效能」[2] 、「繪本親子共讀」[3] ,到「家庭會傷人」[4] 過程異常掙扎。丈夫不時質問我學了什麼,為什麼比之前更發神經,二妹耒電勸我不要再去上「家庭會傷人」,擔心我在發現真相時,全然無力招架,許多的情緒如絕堤般,情緒會失去控制。 2011 年 8 月,當我從旁人口中知道我的酒後失態時,我痛定思痛,下決心從這裡停止再複制來自原生家庭的問題,爸媽已將最珍貴的生命賜給了我,離世是他們的祝福,就讓我在這裡終止吧!當我自願、自動、從心開始,酒癮、打孩子漸漸少了,漸漸地不再如此做了。 那段日子,我無從面對自己,雖有老師、同學們的同理、聆聽、包容,雖有一處溫暖的地方讓我安憩,十年學習,我的生活、生命起了些變化:第一,不再飲酒,與丈夫爭吵逐漸變少(不是沒有),丈夫、妹妹與朋友們從冷眼旁觀我的學習,到默默支持我的學習。對人對事對社會,我不再索求,推卸,怪罪,只問有否盡力,做對,做好? 在這些年學習中、分享裡,一點一點將遺憾、憤怒轉化為感謝與珍惜。不能挽回的過去,在我心裡起了感恩的力量,因為這些遺憾與悲痛,讓井中師奶走出寬廣的世界。有陪伴在旁的老師們,有起衝實後又互相和解的學友,開始接受我的家人也正默默給於支持。 為生命負起完全的責任 生命多了選擇,不需要眾人迎合,也不用迎合眾人。最欣慰的是女兒,幼年的她,時常目睹醉酒的我醜態百出,我與丈夫吵架後夜半離家,情緒不穩定時會痛扁她。這樣的日子,造成她一度如我般,四歲那年,已開囗叫我離開這個家;遙記我活至二、三十歲時才與媽媽正面對抗,她卻青出於藍,比我更早。就差這麼一步,我便成功複製另一個傷痕累累、喜怒無常、傷人害已的我。 我為自己生命負責,我的孩子不必為我背負我的責任,我將夫妻關係搞好,我的孩子不必牽連其中。我是一個學習型的成人,我的孩子就能只是個孩子。我是有選擇的,孩子亦可以有選擇,她可以像我也可以不像我。 […] 0

    改變從我開始──學習型成人的發展經歷

    專題著者:駱順玲(隆市.怡保路)指導老師:謝玉黛發表日期:2019.11.14 前言 近期〈小丑〉[1] 電影為何受歡迎?因心靈經師大力推薦?臉書里人人爭相吹捧?抑或正好是現代人內心寫照。小丑大抵代表反抗社會,代表苟活不如爛透,代表黑暗。 現代比舊時先進,沒有飢荒,沒有黑死病,科技一日千里。女性活在最好年代,不必裹小腳,沒有盲婚啞嫁,也無須認命、啞忍。可是卻有多少夫妻只是一言不合,便成分飛燕? 社會許多家庭養了一群又一群有問題的孩子,同時人們又追求更多的物質,內心卻永無滿足的時候,所以坊間出現許多救贖團體,兜售心靈聖品、飛天神器,供給大家尋找答案。 這是混沌社會出了問題,這是原生家庭的詛咒。答案似乎已經找到,可問題卻無解,變成一種冠冕堂皇的道理,可以安心成為受害者。 代代相傳的原生家庭問題 祖輩們離鄉別井,經歷戰亂,飢荒,朝不保夕,咬緊牙關,在南洋落地生根,讓我們享用他們流血淌汗的豐收;而我們這輩豐衣足食,卻得銀要金,人心不足,妄想吞象。 我們只要我們想要的幸福,若得不到我們要的,則為不幸也,我們比祖輩幸福,卻也比他們更會找藉口。我也曾是遇見難題,馬上怨天怨地,淋漓盡致爛到底。 從年少我就與好賭成性媽媽勢不兩立,經常開戰,弄得家里永無寧日,心想逃跑,只因放不下因酗酒需要長年洗腎的爸爸。 過去我處在無能為力的家庭氛圍裡,脾氣狂躁的我動不動就罵人,使得身邊友人紛紛遠離。後來終於等到一個不知死活的丈夫將我娶回家,我同樣將自己的核心家庭弄得雞犬不寧。 後來因為沒機會為爸爸送終,加上與媽媽如往常般爭吵後,她晚上就突然離開了人間,自那刻開始,我將自己變成酗酒上癮的爸爸,不時與丈夫和他的家人起衝突,連帶我的女兒也難逃一劫,時常被我鞭打。這一切讓我成了一個酗酒者,酗酒後迫使丈夫下跪於我,稚女嚷嚷叫著要我離開家,親人痛,仇人快。 困而學之 過去,我沒活於當下,未婚時想逃家,結婚後想歸家,沒了娘家,也要將夫家給毀掉。偏偏內心裡有股求救聲,泣不成聲的小小我哀求擺爛的大大我去求救,繼續如此的踐踏自己的生命,讓愛我的人痛,讓恨我的人爽。 從遇見學習的啟始,我的能力沒有就此一飛沖天,步步生蓮花。學習初期還因無法承受滾滾如洪水的情緒,一度想放棄,向上、向善真的很辛苦,家人、親人、友人的質疑、冷淡,使我一度想逃之夭夭。我於 2009 年跌跌撞撞去學習,從「父母效能」[2] 、「繪本親子共讀」[3] ,到「家庭會傷人」[4] 過程異常掙扎。丈夫不時質問我學了什麼,為什麼比之前更發神經,二妹耒電勸我不要再去上「家庭會傷人」,擔心我在發現真相時,全然無力招架,許多的情緒如絕堤般,情緒會失去控制。 2011 年 8 月,當我從旁人口中知道我的酒後失態時,我痛定思痛,下決心從這裡停止再複制來自原生家庭的問題,爸媽已將最珍貴的生命賜給了我,離世是他們的祝福,就讓我在這裡終止吧!當我自願、自動、從心開始,酒癮、打孩子漸漸少了,漸漸地不再如此做了。 那段日子,我無從面對自己,雖有老師、同學們的同理、聆聽、包容,雖有一處溫暖的地方讓我安憩,十年學習,我的生活、生命起了些變化:第一,不再飲酒,與丈夫爭吵逐漸變少(不是沒有),丈夫、妹妹與朋友們從冷眼旁觀我的學習,到默默支持我的學習。對人對事對社會,我不再索求,推卸,怪罪,只問有否盡力,做對,做好? 在這些年學習中、分享裡,一點一點將遺憾、憤怒轉化為感謝與珍惜。不能挽回的過去,在我心裡起了感恩的力量,因為這些遺憾與悲痛,讓井中師奶走出寬廣的世界。有陪伴在旁的老師們,有起衝實後又互相和解的學友,開始接受我的家人也正默默給於支持。 為生命負起完全的責任 生命多了選擇,不需要眾人迎合,也不用迎合眾人。最欣慰的是女兒,幼年的她,時常目睹醉酒的我醜態百出,我與丈夫吵架後夜半離家,情緒不穩定時會痛扁她。這樣的日子,造成她一度如我般,四歲那年,已開囗叫我離開這個家;遙記我活至二、三十歲時才與媽媽正面對抗,她卻青出於藍,比我更早。就差這麼一步,我便成功複製另一個傷痕累累、喜怒無常、傷人害已的我。 我為自己生命負責,我的孩子不必為我背負我的責任,我將夫妻關係搞好,我的孩子不必牽連其中。我是一個學習型的成人,我的孩子就能只是個孩子。我是有選擇的,孩子亦可以有選擇,她可以像我也可以不像我。 […]

    Continue Reading

  • 專題著者:蔡慧燕(雪州.斯里肯邦岸)指導老師:林潤崧發表日期:2019.11.14 前言 我原是第四期講師,我重新加入 2018-2019 年為期兩年的第一期生命老師助理培訓團隊。在這兩年,我的學習和之前的培训完全不一樣,我非常幸慶在這些日子有更多的學習,同時也能融入新師資的圈子裡,共同成長。 成長的契機 我在 AKASHA 上課了11年多,以前的我是一名缺愛和充滿憤怒情緒的人。成長歷程的創傷讓我逃離家庭,背負著父母過多的責任,不能做自己。 在學習過程中,我不斷修正錯誤信念和有勇氣改變和成長。我由一个充滿痛苦的受害者身份,轉化為有能力自我負責的成熟成人。 我獲得的不只是老師的知識傳授,而且最重要的學習老師的言行身教和 AKASHA 核心精神:改變從我開始、向生命學習、以生命影響生命 。 這理念是通過學習以提升健康自我,把知識付諸行動,在生活中實踐出来。 教學的困惑 我在 2017 年中開始了我的教學生涯。想起第一場說明會再進入第一堂課,我非常緊張和壓力。我在備課的時間上就花了至少五个小時,講義旁寫上滿滿的資料,同時還找了與课題有關的額外資料作為輔助。除了重覆閱讀書本和講義,也去思考學生該會對那些文字和句子提問,就想想自己当初作為學生常感疑惑的問題。 直到第一部曲結束後,我才放鬆下来。緊接著第二波的担心又来了:這班學生有學到嗎?我的教學有没有誤導他們?他們還會留下来繼續上課嗎?我還碰上最大的問題是:面對我的情緒困擾,能量低落,會影響教課嗎? 二年多過去了,我的班還在,學生依然繼續跟隨著我。接下來的教課壓力少了很多,備課時間也减少了。原因不是我變厲害了,而是我認知到:生命助理的工作,不僅是傳授知識,更重要的是向生命學習,協助和陪伴有需要的人。 我不視自己全為人,允許自己面對情绪低落問題,接受考驗,调整並提升能量後,繼續帶課。 培訓的挑戰 在培訓期間,我亦遇上挑戰,因身體狀態不佳,老師教導的理論我常會「過耳就忘」的記憶缺憾。結果我總是要比其他人花更多的時間回溯課程。 後來搞懂了:知識不足能時時補充,静觀和學習老師的作為,融匯貫通才是活出體悟。 在培訓中,老師說:「經師易行,人師難求」 [1] 成為人師比經師更為重要。人師在道德、品行修養作為學習的模範,值得他人效仿和學習。 我謹記的話語:正面下傳,負面上達 [2] […] 0

    我行故我在——生命是最好的老師

    專題著者:蔡慧燕(雪州.斯里肯邦岸)指導老師:林潤崧發表日期:2019.11.14 前言 我原是第四期講師,我重新加入 2018-2019 年為期兩年的第一期生命老師助理培訓團隊。在這兩年,我的學習和之前的培训完全不一樣,我非常幸慶在這些日子有更多的學習,同時也能融入新師資的圈子裡,共同成長。 成長的契機 我在 AKASHA 上課了11年多,以前的我是一名缺愛和充滿憤怒情緒的人。成長歷程的創傷讓我逃離家庭,背負著父母過多的責任,不能做自己。 在學習過程中,我不斷修正錯誤信念和有勇氣改變和成長。我由一个充滿痛苦的受害者身份,轉化為有能力自我負責的成熟成人。 我獲得的不只是老師的知識傳授,而且最重要的學習老師的言行身教和 AKASHA 核心精神:改變從我開始、向生命學習、以生命影響生命 。 這理念是通過學習以提升健康自我,把知識付諸行動,在生活中實踐出来。 教學的困惑 我在 2017 年中開始了我的教學生涯。想起第一場說明會再進入第一堂課,我非常緊張和壓力。我在備課的時間上就花了至少五个小時,講義旁寫上滿滿的資料,同時還找了與课題有關的額外資料作為輔助。除了重覆閱讀書本和講義,也去思考學生該會對那些文字和句子提問,就想想自己当初作為學生常感疑惑的問題。 直到第一部曲結束後,我才放鬆下来。緊接著第二波的担心又来了:這班學生有學到嗎?我的教學有没有誤導他們?他們還會留下来繼續上課嗎?我還碰上最大的問題是:面對我的情緒困擾,能量低落,會影響教課嗎? 二年多過去了,我的班還在,學生依然繼續跟隨著我。接下來的教課壓力少了很多,備課時間也减少了。原因不是我變厲害了,而是我認知到:生命助理的工作,不僅是傳授知識,更重要的是向生命學習,協助和陪伴有需要的人。 我不視自己全為人,允許自己面對情绪低落問題,接受考驗,调整並提升能量後,繼續帶課。 培訓的挑戰 在培訓期間,我亦遇上挑戰,因身體狀態不佳,老師教導的理論我常會「過耳就忘」的記憶缺憾。結果我總是要比其他人花更多的時間回溯課程。 後來搞懂了:知識不足能時時補充,静觀和學習老師的作為,融匯貫通才是活出體悟。 在培訓中,老師說:「經師易行,人師難求」 [1] 成為人師比經師更為重要。人師在道德、品行修養作為學習的模範,值得他人效仿和學習。 我謹記的話語:正面下傳,負面上達 [2] […]

    Continue Reading

  • 專題著者:覃繡欽(隆市.甲洞)指導老師:林凱齡發表日期:2019.11.14 「世上只有媽媽好,有媽的孩子像个寶。」[1] 這是我們小時候時常唱的歌。但有多少個孩子覺得他自己像個寶?我們社會有很多家庭問題圍繞着惡劣的母女、母子關係,甚至有孩子弑親母親父。媽媽在一個家庭扮演的角色就是照顧者,「個人最初的自我概念來自母親對他的感覺和期望。正確的說,一個人的自我形成,始终來自母親的子宫之中」[2] 母親是每個人第一位接觸的女性家庭成員。 小學時期我認識的母親 我從小寄養在外婆家沒有和爸爸媽媽們住在一起,直到七岁就讀小學之前,才從外婆家搬回父母家一起生活。我的印象中母親一輩子忙碌、奔波,始終辛苦勞作,因母親時間總是安排到滿滿的,很匆忙。她每天傍晚都要出去擺夜市,我的晚餐很簡單,母親常準備給我是一碗藥材湯和一碟青菜就搞定了。我小時候常一個人被留在家裡, 我感覺自己很孤單,同時我也學會撒謊, 因為常常沒把功課做好,導致時常被母親藤鞭伺候的情境還歷歷在目,縈繞在心中也揮之不去的陰影。同時我記得母親也常跟爺爺吵架。當時母親也只不過是二十七八歲的小姑娘而已,反觀我在這個年齡卻是逍遥自在的享受人生,她卻要承擔起一个家的生計。 中學時期我印象的母親 在升上中學時,我被告知安排在寄宿學校就讀。整整五年的寄宿生涯裡,我只能每個星期允許回家一次。我最開心是遇到特别日子,學校放假時父母親都會来接我回家。同時母親一定會親自下廚煮我喜歡吃的菜餚給我吃。事實上我内心深處是很期待父母的愛、肯定和信任,但內心的膽怯讓我不敢要求。 大學時期,我又離家兩年在國外求學。基本上二十多年來我和母親單獨相處的日子寥寥可數,造就彼此的不了解和差異。 母親規劃我的人生 我畢業後的第一份工作是母親為我安排的,第二份工作也是她幫我找的。甚至有朋友開玩笑的問我,我的另一半是不也是母親安排的嗎?當然不是,可是她的意見也佔據很大的部分影響我選擇伴侶的條件。 後期的成長的路上我察覺到我都在討好父母,做他們眼中的聽話乖巧的女儿。間接我也無意識的美化父母的行為。 母親認為給我最好的「愛」,就是準備好一切給我,但我對这份「愛」是期待卻又害怕的。我不知道我自己真正要的是什麼,這一切看似幸福的安排,但真的是我要的嗎? 母親和我一起開了一間有機店,她的本意是想幫助我創業,同時也希望家庭成員們有一个凝聚點。《家庭會傷人》里提到:「毒性教條視服從為最高價值,當孩子們能依照指示去思考和行動時,才是好孩子。」 [3] 我身為聽話的女兒其實心裡不是很願意,但卻没有拒绝這時段是我們相處比較久的時間。我們每天都在一起生活,相接兩人的衝突的事件也多了很多,這時候是我們母女倆真正面對相處的衝突。 我常對母親发脾氣,每一次發完脾氣過後又内疚後悔。可是當下的我忍不住發脾氣。這情景一直維持到我有覺知的意識,我才願意承認事實上我是在生氣自己,不能達到母親對自己的期待,卻一而再把脾气發在母親的身上。我也選擇性隱瞞一些我認為母親不能接受的事情。她對外人的熱心對我來說是羞恥的。這就是我和媽媽愛的流動。 「我們用長大的眼睛重看兒時的家。在書裡提到的毒性教條,病態家庭的共同之處比如控制、完美主義、指責、否定自由、不准表達、虚構事物、掩飾真相、保持問題的存在和不信任别人」 [4] 我的生命中都有類似的情况出現。例如我要求完美、不敢做决定,例如點餐那么小的事我也有選擇困難症,怕點的食物不好吃。 不能承受的痛,母親的離别 母親生病期間,我不敢去面對她即將會有一天離開我們的事實。我變成一隻鴕鳥把頭埋在沙里,我还是如常地當她在我心目中很堅强的媽媽,我不懂得如何轉換身份變成她的照顧者。我只好選擇逃避,只關注我們共同經營的有機店,盡力要做出成績讓母親看到和肯定。直到丈夫在車上提醒我母親剩下的時間不多了,当下我崩潰的哭了,我才真正的開始面對母親即將離開的事實。 我時常回娘家想跟母親有更多時間相處。有一晚的半夜,她走進我的房間要我幫她按摩,好久没有那么親密的和母親有肌膚的接觸。我在母親昏迷的期間,我依照林老師教導的「四道」,對母親說「道歉」,「道謝」,「道愛」和「道别」,讓我有機會在母親往生之前對她表達我內心的感受。 那一天晚上,我剛從醫院探望母親回到家,電話響起,我的心就沉下来,心里有不好的預感。父親打電話来要我們立刻回去醫院。醫生告知母親在洗腎期間心跳突然停止,他們已盡力搶救,可是第二次再停就没辦法了。父親决定带母親回家。母親靠一筒氧氣回到家里。我們幫她换上她喜歡的衣服鞋子,我們和她就只剩下一个氧氣筒的時間。每个家庭成員輪流跟她道别,當拔掉氧氣管的那一刻,我深深感受到生命就在一呼一吸中结束了。母親永遠離開我了。 母親的葬禮,讓我看到她所付出的愛的回報,很多親戚朋友都來送她最後一程,之前我認為她所做的芝麻绿豆的事,其實感動人心,都深入記在她所帮助過的人心中。 我一向聽話,母親不在身邊,我卻變的六神無主。我對自己和别人都没有信心。我不敢相信别人,除了之前母親有特别提起她信任的人。幸好父親还有 AKASHA [5] […] 0

    愛的流動──我與母親的生死學習

    專題著者:覃繡欽(隆市.甲洞)指導老師:林凱齡發表日期:2019.11.14 「世上只有媽媽好,有媽的孩子像个寶。」[1] 這是我們小時候時常唱的歌。但有多少個孩子覺得他自己像個寶?我們社會有很多家庭問題圍繞着惡劣的母女、母子關係,甚至有孩子弑親母親父。媽媽在一個家庭扮演的角色就是照顧者,「個人最初的自我概念來自母親對他的感覺和期望。正確的說,一個人的自我形成,始终來自母親的子宫之中」[2] 母親是每個人第一位接觸的女性家庭成員。 小學時期我認識的母親 我從小寄養在外婆家沒有和爸爸媽媽們住在一起,直到七岁就讀小學之前,才從外婆家搬回父母家一起生活。我的印象中母親一輩子忙碌、奔波,始終辛苦勞作,因母親時間總是安排到滿滿的,很匆忙。她每天傍晚都要出去擺夜市,我的晚餐很簡單,母親常準備給我是一碗藥材湯和一碟青菜就搞定了。我小時候常一個人被留在家裡, 我感覺自己很孤單,同時我也學會撒謊, 因為常常沒把功課做好,導致時常被母親藤鞭伺候的情境還歷歷在目,縈繞在心中也揮之不去的陰影。同時我記得母親也常跟爺爺吵架。當時母親也只不過是二十七八歲的小姑娘而已,反觀我在這個年齡卻是逍遥自在的享受人生,她卻要承擔起一个家的生計。 中學時期我印象的母親 在升上中學時,我被告知安排在寄宿學校就讀。整整五年的寄宿生涯裡,我只能每個星期允許回家一次。我最開心是遇到特别日子,學校放假時父母親都會来接我回家。同時母親一定會親自下廚煮我喜歡吃的菜餚給我吃。事實上我内心深處是很期待父母的愛、肯定和信任,但內心的膽怯讓我不敢要求。 大學時期,我又離家兩年在國外求學。基本上二十多年來我和母親單獨相處的日子寥寥可數,造就彼此的不了解和差異。 母親規劃我的人生 我畢業後的第一份工作是母親為我安排的,第二份工作也是她幫我找的。甚至有朋友開玩笑的問我,我的另一半是不也是母親安排的嗎?當然不是,可是她的意見也佔據很大的部分影響我選擇伴侶的條件。 後期的成長的路上我察覺到我都在討好父母,做他們眼中的聽話乖巧的女儿。間接我也無意識的美化父母的行為。 母親認為給我最好的「愛」,就是準備好一切給我,但我對这份「愛」是期待卻又害怕的。我不知道我自己真正要的是什麼,這一切看似幸福的安排,但真的是我要的嗎? 母親和我一起開了一間有機店,她的本意是想幫助我創業,同時也希望家庭成員們有一个凝聚點。《家庭會傷人》里提到:「毒性教條視服從為最高價值,當孩子們能依照指示去思考和行動時,才是好孩子。」 [3] 我身為聽話的女兒其實心裡不是很願意,但卻没有拒绝這時段是我們相處比較久的時間。我們每天都在一起生活,相接兩人的衝突的事件也多了很多,這時候是我們母女倆真正面對相處的衝突。 我常對母親发脾氣,每一次發完脾氣過後又内疚後悔。可是當下的我忍不住發脾氣。這情景一直維持到我有覺知的意識,我才願意承認事實上我是在生氣自己,不能達到母親對自己的期待,卻一而再把脾气發在母親的身上。我也選擇性隱瞞一些我認為母親不能接受的事情。她對外人的熱心對我來說是羞恥的。這就是我和媽媽愛的流動。 「我們用長大的眼睛重看兒時的家。在書裡提到的毒性教條,病態家庭的共同之處比如控制、完美主義、指責、否定自由、不准表達、虚構事物、掩飾真相、保持問題的存在和不信任别人」 [4] 我的生命中都有類似的情况出現。例如我要求完美、不敢做决定,例如點餐那么小的事我也有選擇困難症,怕點的食物不好吃。 不能承受的痛,母親的離别 母親生病期間,我不敢去面對她即將會有一天離開我們的事實。我變成一隻鴕鳥把頭埋在沙里,我还是如常地當她在我心目中很堅强的媽媽,我不懂得如何轉換身份變成她的照顧者。我只好選擇逃避,只關注我們共同經營的有機店,盡力要做出成績讓母親看到和肯定。直到丈夫在車上提醒我母親剩下的時間不多了,当下我崩潰的哭了,我才真正的開始面對母親即將離開的事實。 我時常回娘家想跟母親有更多時間相處。有一晚的半夜,她走進我的房間要我幫她按摩,好久没有那么親密的和母親有肌膚的接觸。我在母親昏迷的期間,我依照林老師教導的「四道」,對母親說「道歉」,「道謝」,「道愛」和「道别」,讓我有機會在母親往生之前對她表達我內心的感受。 那一天晚上,我剛從醫院探望母親回到家,電話響起,我的心就沉下来,心里有不好的預感。父親打電話来要我們立刻回去醫院。醫生告知母親在洗腎期間心跳突然停止,他們已盡力搶救,可是第二次再停就没辦法了。父親决定带母親回家。母親靠一筒氧氣回到家里。我們幫她换上她喜歡的衣服鞋子,我們和她就只剩下一个氧氣筒的時間。每个家庭成員輪流跟她道别,當拔掉氧氣管的那一刻,我深深感受到生命就在一呼一吸中结束了。母親永遠離開我了。 母親的葬禮,讓我看到她所付出的愛的回報,很多親戚朋友都來送她最後一程,之前我認為她所做的芝麻绿豆的事,其實感動人心,都深入記在她所帮助過的人心中。 我一向聽話,母親不在身邊,我卻變的六神無主。我對自己和别人都没有信心。我不敢相信别人,除了之前母親有特别提起她信任的人。幸好父親还有 AKASHA [5] […]

    Continue Reading

  • 專題著者:曾潔盈(隆市.甲洞)指導老師:黃梅珍發表日期:2019.11.14 前言 死亡是人生必經階段,人的一生最少都會經歷一次死亡。也許不止一次……「死,是一種什麼滋味呢?」、「人死後會去到哪裡?」、「是不是所有死去的人都會變成鬼?」、「我是不是也從鬼投胎變成今天的人?」、「我的前世又是什麼呢?」關於死亡而衍生出的這些問題,常常縈繞在我小時候的心裡。 死亡的認知 在我印像中,當我還是小小孩時,我的家族成員的體質個個都是壯如牛似的。 「看醫生」這種事不常出現在我的家族裡,就只有我是那個例外,不知是幸運還是不幸。 從小我是家裡唯一體弱多病的傢伙。每當生病時,我總是可以從父母的眼神和一些言行舉止裡感覺到他們的那份擔憂,彷彿在隱約告訴我:如果我再不好起來,恐怕就離死亡不遠了…… 小時候的我真的特別害怕死亡降臨在自己身上,因為意識到自己有著脆弱的身軀,所以深信自己肯定會比父母或家人更早遇見死亡。 死神第一次降臨我家 面對死亡意味著我要和家人分離,還有死後我會去哪裡?「那裡」有鬼嗎?「那裡」有怪物嗎?我的靈魂會回家嗎?被欺負時誰來救我……?這些都是我還是小小孩時對於死亡的詮釋和恐懼。 上小學後因為學會了游泳,身體漸漸強壯起來,不再需要常常看醫生,我也漸漸忘記了生病死亡這回事,日子過得挺安心的。 十六歲那年,祖母中風,全身癱瘓臥病在床,三個多月後她離開了。印像中她離開的那個晚上,我忽然覺得鬆了一口氣,因為當下的我覺得死亡對一個全身癱瘓的老人來說是一種解脫,所以沒有太大的傷感。 隔年,我祖父也離去了。對於一個老到開始有失智症的老人來說,死亡應該也是一種解脫,我又一次把悲傷收起,把死亡所引發的難過、恐懼等情緒統統給合理化了。 死神教會我的第一堂課 2016 年 12 月,母親生蛇 [1] ,半夜病發前來敲我房門,眼見她痛得跪倒在我面前,那一幕久久無法在我記憶裡消失。 那次之後,我常常在深夜夢裡驚醒過來,然後會偷偷跑去母親的房間看看她是否還活著。 為了找出母親病發的源頭,我試過在深夜裡跪在觀音菩薩的神像前,請求菩薩給予指引,對於一個超抗拒用「求神問卜」的我來說,第一次向這股「非科學力量」 臣服和求救。 害怕失去至親的恐懼,讓我把過去所學到的知識和理論以及那頑強的自我全都拋在一旁,全然接受這「非科學力量」的幫助。 三天后,我確實找到了母親病發的源頭。原來母親不愛喝水,身體長期缺水又操勞,導致體內累積了一堆毒素。我第一次感受到宇宙的力量原來一直存在著,只是我的無知和自我給蒙蔽了。 隨著母親的病漸漸康復,我在夜裡驚醒的次數也逐漸減少。平靜的小日子又回到了我身邊。 其實死神並沒走遠 2017 年 9 […] 0

    死亡的功課——面對死亡的恐懼與穿越

    專題著者:曾潔盈(隆市.甲洞)指導老師:黃梅珍發表日期:2019.11.14 前言 死亡是人生必經階段,人的一生最少都會經歷一次死亡。也許不止一次……「死,是一種什麼滋味呢?」、「人死後會去到哪裡?」、「是不是所有死去的人都會變成鬼?」、「我是不是也從鬼投胎變成今天的人?」、「我的前世又是什麼呢?」關於死亡而衍生出的這些問題,常常縈繞在我小時候的心裡。 死亡的認知 在我印像中,當我還是小小孩時,我的家族成員的體質個個都是壯如牛似的。 「看醫生」這種事不常出現在我的家族裡,就只有我是那個例外,不知是幸運還是不幸。 從小我是家裡唯一體弱多病的傢伙。每當生病時,我總是可以從父母的眼神和一些言行舉止裡感覺到他們的那份擔憂,彷彿在隱約告訴我:如果我再不好起來,恐怕就離死亡不遠了…… 小時候的我真的特別害怕死亡降臨在自己身上,因為意識到自己有著脆弱的身軀,所以深信自己肯定會比父母或家人更早遇見死亡。 死神第一次降臨我家 面對死亡意味著我要和家人分離,還有死後我會去哪裡?「那裡」有鬼嗎?「那裡」有怪物嗎?我的靈魂會回家嗎?被欺負時誰來救我……?這些都是我還是小小孩時對於死亡的詮釋和恐懼。 上小學後因為學會了游泳,身體漸漸強壯起來,不再需要常常看醫生,我也漸漸忘記了生病死亡這回事,日子過得挺安心的。 十六歲那年,祖母中風,全身癱瘓臥病在床,三個多月後她離開了。印像中她離開的那個晚上,我忽然覺得鬆了一口氣,因為當下的我覺得死亡對一個全身癱瘓的老人來說是一種解脫,所以沒有太大的傷感。 隔年,我祖父也離去了。對於一個老到開始有失智症的老人來說,死亡應該也是一種解脫,我又一次把悲傷收起,把死亡所引發的難過、恐懼等情緒統統給合理化了。 死神教會我的第一堂課 2016 年 12 月,母親生蛇 [1] ,半夜病發前來敲我房門,眼見她痛得跪倒在我面前,那一幕久久無法在我記憶裡消失。 那次之後,我常常在深夜夢裡驚醒過來,然後會偷偷跑去母親的房間看看她是否還活著。 為了找出母親病發的源頭,我試過在深夜裡跪在觀音菩薩的神像前,請求菩薩給予指引,對於一個超抗拒用「求神問卜」的我來說,第一次向這股「非科學力量」 臣服和求救。 害怕失去至親的恐懼,讓我把過去所學到的知識和理論以及那頑強的自我全都拋在一旁,全然接受這「非科學力量」的幫助。 三天后,我確實找到了母親病發的源頭。原來母親不愛喝水,身體長期缺水又操勞,導致體內累積了一堆毒素。我第一次感受到宇宙的力量原來一直存在著,只是我的無知和自我給蒙蔽了。 隨著母親的病漸漸康復,我在夜裡驚醒的次數也逐漸減少。平靜的小日子又回到了我身邊。 其實死神並沒走遠 2017 年 9 […]

    Continue Reading

  • 專題著者:陳曉虹(森州.芙蓉)指導老師:尤薇妮發表日期:2019.11.14 前言 我們人活在這個世界到底為了什麼?是為了完成我們這一生的使命。哪我們的使命是什麼?我們又要如何實踐得以完成這個使命呢?每個人都有各自不同的答案。如果你問我,我的回答就是:我這一生是來學習的,生命給了我很多功課就是要教會我要好好學習,能否學以致用就是我的考驗和使命了。 終生學習為了要完成我的使命 2018 年我加入由林潤崧老師帶領的第一屆生命老師助理師資培訓計劃,期間讓我印象最為深刻的是林老師所點出的經師與人師之分。「經師 [1] 易得,人師 [2] 難求」,就是講讀書求知識。 「以前四書五經背得來,每一個字都給你解釋得清楚,道理都告訴你,這叫經師,這是教知識的。人師,不一定學識好,但是他的人品修養,他的作人做事,使我們一輩子學不完,像孔子孟子一樣,這叫人師。」[3] 這正是我要來學習的宗旨,尤其要成為老師助理更是得以終生學習為導向,讓自己更有心力服務於生命。 我們所知道的知識只在意識表層裡 其實有學習的人都知道我們所知道的知識只是冰山一角,這些知識只是停留在我們的意識表層裡;而我們所不知道的遠比知道的還要多很多,這些不知道的信息隱藏在我們的潛意識裡!「因為我們的經驗都會轉化為記憶儲存在潛意識裡,包括我們小時候如何被對待的經歷,有些記憶或許早已被我們遺忘了,但潛意識不會忘記也不會說謊。」 [4] 「過去經歷的傷痛成為被壓抑著的負面情緒都會被儲存在這裡,日後每逢遇到類似事件潛意識會將壓抑的記憶呈現出來,呈現不成熟的內在小孩狀態。這就解釋了為什麼我們的情緒尤其負面情緒會一直重複出現。」 [5] 我們之所以要學習是要把我們不知道的信息帶到意識層面上來,讓我們去看見,然後採取適當的應對措施。回想我曾經歷過的一段往事,中學時,當我發現有位男生在沒有問過我的情況之下拿了我的課本,我氣沖沖地走過去狠狠地刮了他一巴掌,我自己也被我當時這個舉動嚇了一跳,因為我在班上是屬於比較安靜乖巧的女生,我當時為何會變成了另一個人似的? 原來這跟我小時的一段經歷有關,在我七歲時,因為不願意去上學,阿姨將我的書包給藏了起來卻騙我說丟掉了,我很生氣又難過的哭了整個晚上,小時候沒有能力反擊,長大後我卻把小時候所受的委屈發洩在這位男生身上了。在生活中只要類似事件出現,這些莫名其妙的情緒會重複發生在我們身上,直到我們學習了為止,我們才會看見與處理它。 有很多我們所不知道的智慧藏在潛意識裡 有許多我們不知道的記憶比如我們歷代祖輩或族群的集體記憶,形成的智慧也會積累在我們的潛意識裡,「我們的智慧來自於繼承,甚至宇宙或上天的指示將會通過這裡顯現。」 [6] 。可見潛意識也是我們最強大的智慧庫。除了靜心或靜默可以開啟潛意識裡的智慧恐怕沒有其他更好的方法了。 我在 2017 年加入由林潤崧老師所帶領的芙蓉 AKASHA 深耕志工團時才得知有靜默,剛開始確實很難進入狀況,後來尤薇妮老師也有教我們用呼吸法來學習靜心,經過不斷練習才能很放鬆地做靜默。很多時候靜默是我靈感的來源,這個論文的主題也是我在靜默中得到的啟示。 生命成長需要學習 學習會改變我們的思維,接著會影響我們的態度與行為,這是一個正向學習的成長模式。學習不分年齡,我從 […] 0

    學習是一輩子的事──學習成長從看見開始

    專題著者:陳曉虹(森州.芙蓉)指導老師:尤薇妮發表日期:2019.11.14 前言 我們人活在這個世界到底為了什麼?是為了完成我們這一生的使命。哪我們的使命是什麼?我們又要如何實踐得以完成這個使命呢?每個人都有各自不同的答案。如果你問我,我的回答就是:我這一生是來學習的,生命給了我很多功課就是要教會我要好好學習,能否學以致用就是我的考驗和使命了。 終生學習為了要完成我的使命 2018 年我加入由林潤崧老師帶領的第一屆生命老師助理師資培訓計劃,期間讓我印象最為深刻的是林老師所點出的經師與人師之分。「經師 [1] 易得,人師 [2] 難求」,就是講讀書求知識。 「以前四書五經背得來,每一個字都給你解釋得清楚,道理都告訴你,這叫經師,這是教知識的。人師,不一定學識好,但是他的人品修養,他的作人做事,使我們一輩子學不完,像孔子孟子一樣,這叫人師。」[3] 這正是我要來學習的宗旨,尤其要成為老師助理更是得以終生學習為導向,讓自己更有心力服務於生命。 我們所知道的知識只在意識表層裡 其實有學習的人都知道我們所知道的知識只是冰山一角,這些知識只是停留在我們的意識表層裡;而我們所不知道的遠比知道的還要多很多,這些不知道的信息隱藏在我們的潛意識裡!「因為我們的經驗都會轉化為記憶儲存在潛意識裡,包括我們小時候如何被對待的經歷,有些記憶或許早已被我們遺忘了,但潛意識不會忘記也不會說謊。」 [4] 「過去經歷的傷痛成為被壓抑著的負面情緒都會被儲存在這裡,日後每逢遇到類似事件潛意識會將壓抑的記憶呈現出來,呈現不成熟的內在小孩狀態。這就解釋了為什麼我們的情緒尤其負面情緒會一直重複出現。」 [5] 我們之所以要學習是要把我們不知道的信息帶到意識層面上來,讓我們去看見,然後採取適當的應對措施。回想我曾經歷過的一段往事,中學時,當我發現有位男生在沒有問過我的情況之下拿了我的課本,我氣沖沖地走過去狠狠地刮了他一巴掌,我自己也被我當時這個舉動嚇了一跳,因為我在班上是屬於比較安靜乖巧的女生,我當時為何會變成了另一個人似的? 原來這跟我小時的一段經歷有關,在我七歲時,因為不願意去上學,阿姨將我的書包給藏了起來卻騙我說丟掉了,我很生氣又難過的哭了整個晚上,小時候沒有能力反擊,長大後我卻把小時候所受的委屈發洩在這位男生身上了。在生活中只要類似事件出現,這些莫名其妙的情緒會重複發生在我們身上,直到我們學習了為止,我們才會看見與處理它。 有很多我們所不知道的智慧藏在潛意識裡 有許多我們不知道的記憶比如我們歷代祖輩或族群的集體記憶,形成的智慧也會積累在我們的潛意識裡,「我們的智慧來自於繼承,甚至宇宙或上天的指示將會通過這裡顯現。」 [6] 。可見潛意識也是我們最強大的智慧庫。除了靜心或靜默可以開啟潛意識裡的智慧恐怕沒有其他更好的方法了。 我在 2017 年加入由林潤崧老師所帶領的芙蓉 AKASHA 深耕志工團時才得知有靜默,剛開始確實很難進入狀況,後來尤薇妮老師也有教我們用呼吸法來學習靜心,經過不斷練習才能很放鬆地做靜默。很多時候靜默是我靈感的來源,這個論文的主題也是我在靜默中得到的啟示。 生命成長需要學習 學習會改變我們的思維,接著會影響我們的態度與行為,這是一個正向學習的成長模式。學習不分年齡,我從 […]

    Continue Reading

  • 專題著者:梁月英(森州.芙蓉)指導老師:尢薇妮發表日期:2019.11.14 前言 我們常聽身邊的人說感到很孤單、納悶,要找人陪伴、聊天吃飯之類的話。這是現代社會的縮影,科技通訊越發達、時代越進步,人與人之間的距離卻越來越遙遠。 現今時代,生活忙碌,每個人都有各自的崗位,要找出時間休息都很難,更何況去陪家人朋友,或者找人陪伴自己。特別是小孩及老年人,他們是最常被人忽略的一群人。 我們陪伴的對象有很多,有夫妻、伴侶、孩子、家人、親友、知己、同事、上司、下屬、老闆員工、助人工作者、甚至是自己。 而做出陪伴的方式也有各型各類。例如:吃飯、喝茶、聊天、看場電影等等。一般我們認知上陪伴都是如此而已。 陪伴的定義 首先,我們會與人建立關係,再從彼此之間,與對方建立了不同程度的關係。我將陪伴歸類為三種層次。具有短暫、持續與永久的陪伴。 1. 短暫的陪伴 這類的陪伴,對象通常是普通朋友、同事、甚至是在一趟旅程或者在某些場合認識的人、助人工作者等。 他們或許是相識不久、可能只認識數天、數個星期或者數月。 來往並不頻密、有些是見了一次面之後就不曾見面。 彼此關係都屬普通,比較難建立深厚的感情。 2. 持續的陪伴 陪伴對象包括關係親密及有血緣關係的家人如:夫妻、伴侶、父母、孩子、親戚等。 感情深厚、關係密切、並無血緣關係的對象 則有:知己、好朋友、長輩、老師、學生、學習同儕、生意夥伴、同事、教友等。 在情感上,關係是歸類於相識比較長久、可能認識超過於一年以上或數十年以上。 在相識的過程中、彼此是可以深交與互相傾訴的人。無論何時何地、當遇到任何人生困境、生活、情感、家庭、健康問題或孤單、喜怒哀樂時,大家都願意互相的扶持、安慰與鼓勵。 雖然這些人與我們無血緣關係,可是他們卻是在人生旅途中,佔有一定的位置,以及願意陪伴我們一起度過的人。 3. 永久的陪伴 這裡所指的對象是自己。 當我們遇到任何難題,所有人都不在我們身邊;也不在乎、不明白我們面對什麼處境 或者面對內心各種情緒如悲傷、快樂、孤單、憤怒時。這時候自己就是最好的陪伴者。 往往很多人會忽略自己的存在與重要性,是任何人都無法取代自己的地位,是屬於一輩子的陪伴。         經歷被陪伴的過程 從 […] 0

    生命的陪伴

    專題著者:梁月英(森州.芙蓉)指導老師:尢薇妮發表日期:2019.11.14 前言 我們常聽身邊的人說感到很孤單、納悶,要找人陪伴、聊天吃飯之類的話。這是現代社會的縮影,科技通訊越發達、時代越進步,人與人之間的距離卻越來越遙遠。 現今時代,生活忙碌,每個人都有各自的崗位,要找出時間休息都很難,更何況去陪家人朋友,或者找人陪伴自己。特別是小孩及老年人,他們是最常被人忽略的一群人。 我們陪伴的對象有很多,有夫妻、伴侶、孩子、家人、親友、知己、同事、上司、下屬、老闆員工、助人工作者、甚至是自己。 而做出陪伴的方式也有各型各類。例如:吃飯、喝茶、聊天、看場電影等等。一般我們認知上陪伴都是如此而已。 陪伴的定義 首先,我們會與人建立關係,再從彼此之間,與對方建立了不同程度的關係。我將陪伴歸類為三種層次。具有短暫、持續與永久的陪伴。 1. 短暫的陪伴 這類的陪伴,對象通常是普通朋友、同事、甚至是在一趟旅程或者在某些場合認識的人、助人工作者等。 他們或許是相識不久、可能只認識數天、數個星期或者數月。 來往並不頻密、有些是見了一次面之後就不曾見面。 彼此關係都屬普通,比較難建立深厚的感情。 2. 持續的陪伴 陪伴對象包括關係親密及有血緣關係的家人如:夫妻、伴侶、父母、孩子、親戚等。 感情深厚、關係密切、並無血緣關係的對象 則有:知己、好朋友、長輩、老師、學生、學習同儕、生意夥伴、同事、教友等。 在情感上,關係是歸類於相識比較長久、可能認識超過於一年以上或數十年以上。 在相識的過程中、彼此是可以深交與互相傾訴的人。無論何時何地、當遇到任何人生困境、生活、情感、家庭、健康問題或孤單、喜怒哀樂時,大家都願意互相的扶持、安慰與鼓勵。 雖然這些人與我們無血緣關係,可是他們卻是在人生旅途中,佔有一定的位置,以及願意陪伴我們一起度過的人。 3. 永久的陪伴 這裡所指的對象是自己。 當我們遇到任何難題,所有人都不在我們身邊;也不在乎、不明白我們面對什麼處境 或者面對內心各種情緒如悲傷、快樂、孤單、憤怒時。這時候自己就是最好的陪伴者。 往往很多人會忽略自己的存在與重要性,是任何人都無法取代自己的地位,是屬於一輩子的陪伴。         經歷被陪伴的過程 從 […]

    Continue Reading

  • 專題著者:胡嘉恩(森州.芙蓉)指導老師:林潤崧發表日期:2019.11.14 前言 很多人常用「叛逆」一詞來形容「青少年」這個年紀的孩子。「叛逆」顧名思義即是反叛的思想、行為,忤逆正常的規律,與現實相反,違背他人的本意,做出一些出乎意料的事。其實,青少年正處於心理的過渡期,其獨立意識與自我意識逐漸增強的時期,所謂的叛逆無非是一種強烈的自我表現欲,想要引起別人的注意,還有擺脫大人(尤其是父母)的監護,做自己。他們的行為或許不是正確的,但動機未必是壞的。台灣生命教育專家姜愛玲在《叛逆不等於忤逆——孩子不說,父母卻不能不懂的19個教育法則》 [1] 一書中引用美國休士頓湖木教會的約爾牧師的例子,她指出青少年的種種行為表現經常都是家庭教育或生長環境之下的成品。 在我加入 AKASHA 學習型社群 [2] 以前,我曾是一名中學輔導處助理老師。在我任職期間,我發現很多青少年的問題基本上源自於家庭,他們的本質其實一點也不壞。與他們相處的那段日子裡,我發現他們基本上只是一群比較無心向學的孩子,身邊缺乏一個比較適合的環境讓他們有機會被引導如何面對生活的各種挑戰。也是在和他們相處了一段日子後,我第一次那麼強烈地感受到青少年的需要——需要被聆聽、被接納、被尊重、被帶領,於是在心中暗暗許下承諾一定要提升自己的能力回來幫助這一群體。 青少年生命教室 我後來接觸到AKASHA,通過林潤崧老師認識了由他創辦的青少年生命教室——『烎 [3] 學堂』。烎學堂的開始是因為一位患有先天性心臟病的孩子(蔡溒紳 [4] )。秉持 AKASHA 「哪裡有需要就到哪裡服務」的精神,林老師於 2016 年根據溒紳的情況設計了這個生命教室,為的是引導青少年能夠用更完整及健康的心理去向生命學習,利用輕鬆及體驗的方式讓他們發現自己、看見自己、裝備自己來面對學校教室以外的現實社會。 烎學堂採用的是混齡式上課模式(對象是 13 – 18 歲的在籍中學生),其概念貼近生命的狀態——我們的生活環境就是由不同的年齡層所組成,每一個生命皆是珍貴獨特又美好。在每個人的身上我們都可以發掘其值得學習的部分,實踐真正的尊重生命:不批判、不建議、不投射。 與青少年工作的挑戰 2018 年,林老師正式將烎學堂交給我全權負責。雖然有過和青少年相處的經驗,但由我獨自一人帶領一個教室還是第一次。我感覺十分焦慮。帶課的過程中,我不斷面對挑戰。 開始時,最困難的部分是我發現創意不是我擁有的特質,我沒有任何活動帶領的經驗,再加上中學時期的我也是一個特別內向、不愛參與活動的人。最令我感到害怕的情況是當我無法讓學生進一步分享更多而整個空間變得尷尬又沉默的時刻。每個星期上課一次,每堂課前一兩天我就會陷入緊張焦慮的狀態。我的內心其實一直不敢以「老師」自居,因為感覺很心虛,我總覺得我好像沒辦法給予學生什麼東西。因此,雖然學生叫我老師,但我覺得我的身份更像是一位“大姐姐”。 觀察青少年 […] 0

    教學相長——帶領青少年生命教室之發現與成長

    專題著者:胡嘉恩(森州.芙蓉)指導老師:林潤崧發表日期:2019.11.14 前言 很多人常用「叛逆」一詞來形容「青少年」這個年紀的孩子。「叛逆」顧名思義即是反叛的思想、行為,忤逆正常的規律,與現實相反,違背他人的本意,做出一些出乎意料的事。其實,青少年正處於心理的過渡期,其獨立意識與自我意識逐漸增強的時期,所謂的叛逆無非是一種強烈的自我表現欲,想要引起別人的注意,還有擺脫大人(尤其是父母)的監護,做自己。他們的行為或許不是正確的,但動機未必是壞的。台灣生命教育專家姜愛玲在《叛逆不等於忤逆——孩子不說,父母卻不能不懂的19個教育法則》 [1] 一書中引用美國休士頓湖木教會的約爾牧師的例子,她指出青少年的種種行為表現經常都是家庭教育或生長環境之下的成品。 在我加入 AKASHA 學習型社群 [2] 以前,我曾是一名中學輔導處助理老師。在我任職期間,我發現很多青少年的問題基本上源自於家庭,他們的本質其實一點也不壞。與他們相處的那段日子裡,我發現他們基本上只是一群比較無心向學的孩子,身邊缺乏一個比較適合的環境讓他們有機會被引導如何面對生活的各種挑戰。也是在和他們相處了一段日子後,我第一次那麼強烈地感受到青少年的需要——需要被聆聽、被接納、被尊重、被帶領,於是在心中暗暗許下承諾一定要提升自己的能力回來幫助這一群體。 青少年生命教室 我後來接觸到AKASHA,通過林潤崧老師認識了由他創辦的青少年生命教室——『烎 [3] 學堂』。烎學堂的開始是因為一位患有先天性心臟病的孩子(蔡溒紳 [4] )。秉持 AKASHA 「哪裡有需要就到哪裡服務」的精神,林老師於 2016 年根據溒紳的情況設計了這個生命教室,為的是引導青少年能夠用更完整及健康的心理去向生命學習,利用輕鬆及體驗的方式讓他們發現自己、看見自己、裝備自己來面對學校教室以外的現實社會。 烎學堂採用的是混齡式上課模式(對象是 13 – 18 歲的在籍中學生),其概念貼近生命的狀態——我們的生活環境就是由不同的年齡層所組成,每一個生命皆是珍貴獨特又美好。在每個人的身上我們都可以發掘其值得學習的部分,實踐真正的尊重生命:不批判、不建議、不投射。 與青少年工作的挑戰 2018 年,林老師正式將烎學堂交給我全權負責。雖然有過和青少年相處的經驗,但由我獨自一人帶領一個教室還是第一次。我感覺十分焦慮。帶課的過程中,我不斷面對挑戰。 開始時,最困難的部分是我發現創意不是我擁有的特質,我沒有任何活動帶領的經驗,再加上中學時期的我也是一個特別內向、不愛參與活動的人。最令我感到害怕的情況是當我無法讓學生進一步分享更多而整個空間變得尷尬又沉默的時刻。每個星期上課一次,每堂課前一兩天我就會陷入緊張焦慮的狀態。我的內心其實一直不敢以「老師」自居,因為感覺很心虛,我總覺得我好像沒辦法給予學生什麼東西。因此,雖然學生叫我老師,但我覺得我的身份更像是一位“大姐姐”。 觀察青少年 […]

    Continue Reading

  • 專題著者:林潤崧(檳州.北海)發表日期:2019.11.14 前言 學習生命成長是一種權利,更是一項責任。20年以來筆者花了許多時間及實踐去探究學習成長之路,並發現人們學習生命成長的各種理由: 一些人學習生命成長是因為別人如此做,也跟著如此做; 一些人學習生命成長是因為意識自己的能力不足,而走上成長之路; 一些人學習生命成長是因為這條路少有人走,走上了這條路會有巨大的利益可圖; 一些人學習生命成長是因為生活苦悶,看書學習是一種打發時間; 一些人學習生命成長是因為迫不得已,不學習便成仁; 一些人學習生命成長是因為習慣做比較,覺得自己不能比別人差; 一些人學習生命成長是因為覺得這是一座避風港,躲在裡面很舒服; 一些人學習生命成長是因為要成為別人的標桿榜樣,成為別人的崇拜; 一些人學習生命成長是因為沒有信心,在成長圈裡會有被人看重; 一些人學習生命成長是因為想改變家人,透過學習來影響家人改變; 一些人學習生命成長是因為被家人逼迫來改變,配合家人做家人要他做的事; 一些人學習生命成長是因為被感化,為自己過去所犯下的錯誤贖罪; 一些人學習生命成長是因為潮流,跟隨著大家走在了學習的路上; 一些人學習生命成長是因為崇敬那些帶領者,遵循儀軌成為另一些被崇敬者; 一些人學習生命成長是因為自己受了苦,透過學習去了解苦痛背後的意義為何? …… 以上只是部份的例子,還可以列出更多,筆者相信還有很多。 生命成長不是單流學程 生命成長的學習不是一個單一學程,一種學習方法若不同時包涵其他的副學習及輔助學習。但是若學習者只選擇自己要學習的部份或者排除其他副學習及輔助學習的部份,就會掉入不完整的學習的陷阱。 但是有很多人會不經意踩進去的一個誤區──生命成長的能力 = 解決問題的能力。 有學習生命成長的人知道要表達自己的感受,表達感受是一種權利,更重要的是,它也是一種責任。以學習表達為例子──在學習生命成長過程中我們會學習到表達自己的情感,然而不是什麼事情都一定要表達出來才稱作表達;如果你因為別人的表達而有情緒,然後告訴自己「因為我是有學習的人,所以我要向那個人表達他的說話讓我有不舒適感」,接著向當事人表達自己的不舒適感,認為表達出來是自己的權利。 事實上,這種向說話者表達出自己的不舒適感說明自己並沒有學習到真正的表達,真正的表達還具有「過濾」 [1] 、「辨證」 [2] […] 0

    學習生命成長之路

    專題著者:林潤崧(檳州.北海)發表日期:2019.11.14 前言 學習生命成長是一種權利,更是一項責任。20年以來筆者花了許多時間及實踐去探究學習成長之路,並發現人們學習生命成長的各種理由: 一些人學習生命成長是因為別人如此做,也跟著如此做; 一些人學習生命成長是因為意識自己的能力不足,而走上成長之路; 一些人學習生命成長是因為這條路少有人走,走上了這條路會有巨大的利益可圖; 一些人學習生命成長是因為生活苦悶,看書學習是一種打發時間; 一些人學習生命成長是因為迫不得已,不學習便成仁; 一些人學習生命成長是因為習慣做比較,覺得自己不能比別人差; 一些人學習生命成長是因為覺得這是一座避風港,躲在裡面很舒服; 一些人學習生命成長是因為要成為別人的標桿榜樣,成為別人的崇拜; 一些人學習生命成長是因為沒有信心,在成長圈裡會有被人看重; 一些人學習生命成長是因為想改變家人,透過學習來影響家人改變; 一些人學習生命成長是因為被家人逼迫來改變,配合家人做家人要他做的事; 一些人學習生命成長是因為被感化,為自己過去所犯下的錯誤贖罪; 一些人學習生命成長是因為潮流,跟隨著大家走在了學習的路上; 一些人學習生命成長是因為崇敬那些帶領者,遵循儀軌成為另一些被崇敬者; 一些人學習生命成長是因為自己受了苦,透過學習去了解苦痛背後的意義為何? …… 以上只是部份的例子,還可以列出更多,筆者相信還有很多。 生命成長不是單流學程 生命成長的學習不是一個單一學程,一種學習方法若不同時包涵其他的副學習及輔助學習。但是若學習者只選擇自己要學習的部份或者排除其他副學習及輔助學習的部份,就會掉入不完整的學習的陷阱。 但是有很多人會不經意踩進去的一個誤區──生命成長的能力 = 解決問題的能力。 有學習生命成長的人知道要表達自己的感受,表達感受是一種權利,更重要的是,它也是一種責任。以學習表達為例子──在學習生命成長過程中我們會學習到表達自己的情感,然而不是什麼事情都一定要表達出來才稱作表達;如果你因為別人的表達而有情緒,然後告訴自己「因為我是有學習的人,所以我要向那個人表達他的說話讓我有不舒適感」,接著向當事人表達自己的不舒適感,認為表達出來是自己的權利。 事實上,這種向說話者表達出自己的不舒適感說明自己並沒有學習到真正的表達,真正的表達還具有「過濾」 [1] 、「辨證」 [2] […]

    Continue Reading

  • 專題著者:林建君(霹州.實兆遠)指導老師:黃進福發表日期:2019.11.14 前言 在我的成長過程中,我曾經目賭父母親多次因對某件事的差異而發生衝突不間斷,也因母親的強勢,父親總是用默默地承受來結束衝突。所以,在我的認知中,處理衝突的模式就是重複父母親的模式,久而久之也複制在我的腦海中。這也間接影響我用同樣的方式与其他人相處。例如:母親對我言語上的羞辱,雖然我心裏很難過,很生氣,但我也是默默的承受這些情緒;我也和父親一樣,長大了的我也是很恐懼面對衝突,導致我一直都很害怕面對衝突。如果遇到了衝突事件,我有兩種選擇-- 1. 逃避去面對 2. 壓抑自己不爆發情緒。 完美主義 經過一段時間的學習和自我處理問題的能力提升。 在日常生活中,我覺察到我自己對某些事情會有要求完美的情況,例如:在日常生活裡,我會要求孩子必須要衣著整齊才可以出門。如果家人幫助我晒衣服時,夾衣服的夾子顏色必須要一致的,如果發現有混合使用,我會大發雷霆。這些狀況時常發生,導致与家人的關係出現很大的摩擦。矛盾的是,我又是那個希望家人之間的相處必須是和諧與融洽的。也因為這些的標準,常常的把自己推入痛苦的深淵裡而不能自拔。 話說最近發生的一件事,讓我更清楚和體驗到所謂夫妻同心的意思。我發覺我的丈夫的完美主義比我更勝一籌,怎麼說呢?打從我請丈夫幫忙我將義診中心病床之間的簾布拿去送洗後再掛回原處,我的挑戰就開始了。在整個過程中,他給我多少的埋怨、嘮叨、甚至惡言相向。我聽到這些話語,心裏很不舒服,在我的認知裡,床簾撤下送洗是正常的操作方式。我回想起真正的導火線是從我回他一句話「為什麼要這樣做?」時,踩到了他的地雷,挑起了他很大的情緒而引爆我們之間的衝突。 在處理這衝突中,我要求丈夫給我几分鐘把話說清楚,但他直接拒絕並回應說「大家少講兩句,不就沒事嗎?」這也讓我看見了我們夫妻處理衝突的方式和原生父母很相似,同時我也覺察到先生事實上也是害怕面對衝突和不會處理衝突。只是已經學習的我,會深入探討和反問自己,難道我又要回到從前的逃避或壓抑嗎?我的答案是:我不要這樣處理衝突,我冷靜下來,不帶情緒的堅持要求丈夫給我几分鐘把事情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一件一件說給他聽,間中我也表達了我感覺受傷和難過,我也讓他明白,有些話語確實是很傷人。過後,丈夫也和我表達他的歉意,因他不自覺說出的話會有那麼的殺傷力。 愛的存款 我用愛的存款方式,明确的告訴丈夫,感激他對我的愛與包容,還有對於家庭的付出,我看在眼裡,記在心裡。我心裡清楚了解,丈夫只是不善於表達,直接以行動來讓我們知道,他很愛我們。這是我學習多年以來給我最棒的禮物,我學會欣賞自己,也會欣賞他人。我很感謝劉仁州老師 [1]。 寫了一句話給我 : 「致力了解與接納,讓改變自然發生」。我謹記著劉老師這一句話,我不會再急著要求改變,我會讓改變自然的發生,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這些年不間斷的學習,讓我有機會修整自己的人生,如何跟生命的難題相處,開始接受父母的如是,學會對生命的溫柔和關愛,相信愛的力量,這樣的我才有能力愛自己、愛家人、愛他人。 我參與這一次的師資培訓,雖然有些擔心與害怕,但同時也感覺興奮與開心,因為我有機會學習從不同的角度看事件到面對和處理。這些經歷體驗讓我在學習路上又有新的里程碑,同時讓我有信心和肯定自己。我會繼續加油努力。 總結 最後,我想和大家分享一下我的不逃避方案,因我在日常生活中,它們确實讓我的認知改觀。 覺察能力的提升。每當挑戰來到我的面前,我總能平靜的等一等,不會很快對事件起反應。這讓我有時間向內看,也多了選擇方案,不只是單單用回舊方法(重複父母親的模式)處理問題,從中減少衝突發生。 不再苛刻自己,要求完美,我能接受並欣賞不完美的自己,也承諾不完美是我的一部份。我允許他人如其所是。  施与受取得平衡,我學會感恩,我覺得很幸運地從課程中發現「愛的存款」[2] 方式,把它運用到夫妻關係裡。我開始和丈夫進行愛的存款時,我發覺有難度,也發覺沒有力量,因我沒為自己進行愛的存款--學會欣賞自己的優點、缺點、面對自己的不適,慢慢累積能力。當我和丈夫面對面時,我竟然可以順暢說出我如何欣賞他。如果我沒有學習,我真的不會發現愛的存款的奧秘及其效果。 [1] 劉仁州 -台灣人,1953 年出生於台南縣,1977 […] 0

    勇於改變 – 面對衝突的不逃避方案

    專題著者:林建君(霹州.實兆遠)指導老師:黃進福發表日期:2019.11.14 前言 在我的成長過程中,我曾經目賭父母親多次因對某件事的差異而發生衝突不間斷,也因母親的強勢,父親總是用默默地承受來結束衝突。所以,在我的認知中,處理衝突的模式就是重複父母親的模式,久而久之也複制在我的腦海中。這也間接影響我用同樣的方式与其他人相處。例如:母親對我言語上的羞辱,雖然我心裏很難過,很生氣,但我也是默默的承受這些情緒;我也和父親一樣,長大了的我也是很恐懼面對衝突,導致我一直都很害怕面對衝突。如果遇到了衝突事件,我有兩種選擇-- 1. 逃避去面對 2. 壓抑自己不爆發情緒。 完美主義 經過一段時間的學習和自我處理問題的能力提升。 在日常生活中,我覺察到我自己對某些事情會有要求完美的情況,例如:在日常生活裡,我會要求孩子必須要衣著整齊才可以出門。如果家人幫助我晒衣服時,夾衣服的夾子顏色必須要一致的,如果發現有混合使用,我會大發雷霆。這些狀況時常發生,導致与家人的關係出現很大的摩擦。矛盾的是,我又是那個希望家人之間的相處必須是和諧與融洽的。也因為這些的標準,常常的把自己推入痛苦的深淵裡而不能自拔。 話說最近發生的一件事,讓我更清楚和體驗到所謂夫妻同心的意思。我發覺我的丈夫的完美主義比我更勝一籌,怎麼說呢?打從我請丈夫幫忙我將義診中心病床之間的簾布拿去送洗後再掛回原處,我的挑戰就開始了。在整個過程中,他給我多少的埋怨、嘮叨、甚至惡言相向。我聽到這些話語,心裏很不舒服,在我的認知裡,床簾撤下送洗是正常的操作方式。我回想起真正的導火線是從我回他一句話「為什麼要這樣做?」時,踩到了他的地雷,挑起了他很大的情緒而引爆我們之間的衝突。 在處理這衝突中,我要求丈夫給我几分鐘把話說清楚,但他直接拒絕並回應說「大家少講兩句,不就沒事嗎?」這也讓我看見了我們夫妻處理衝突的方式和原生父母很相似,同時我也覺察到先生事實上也是害怕面對衝突和不會處理衝突。只是已經學習的我,會深入探討和反問自己,難道我又要回到從前的逃避或壓抑嗎?我的答案是:我不要這樣處理衝突,我冷靜下來,不帶情緒的堅持要求丈夫給我几分鐘把事情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一件一件說給他聽,間中我也表達了我感覺受傷和難過,我也讓他明白,有些話語確實是很傷人。過後,丈夫也和我表達他的歉意,因他不自覺說出的話會有那麼的殺傷力。 愛的存款 我用愛的存款方式,明确的告訴丈夫,感激他對我的愛與包容,還有對於家庭的付出,我看在眼裡,記在心裡。我心裡清楚了解,丈夫只是不善於表達,直接以行動來讓我們知道,他很愛我們。這是我學習多年以來給我最棒的禮物,我學會欣賞自己,也會欣賞他人。我很感謝劉仁州老師 [1]。 寫了一句話給我 : 「致力了解與接納,讓改變自然發生」。我謹記著劉老師這一句話,我不會再急著要求改變,我會讓改變自然的發生,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這些年不間斷的學習,讓我有機會修整自己的人生,如何跟生命的難題相處,開始接受父母的如是,學會對生命的溫柔和關愛,相信愛的力量,這樣的我才有能力愛自己、愛家人、愛他人。 我參與這一次的師資培訓,雖然有些擔心與害怕,但同時也感覺興奮與開心,因為我有機會學習從不同的角度看事件到面對和處理。這些經歷體驗讓我在學習路上又有新的里程碑,同時讓我有信心和肯定自己。我會繼續加油努力。 總結 最後,我想和大家分享一下我的不逃避方案,因我在日常生活中,它們确實讓我的認知改觀。 覺察能力的提升。每當挑戰來到我的面前,我總能平靜的等一等,不會很快對事件起反應。這讓我有時間向內看,也多了選擇方案,不只是單單用回舊方法(重複父母親的模式)處理問題,從中減少衝突發生。 不再苛刻自己,要求完美,我能接受並欣賞不完美的自己,也承諾不完美是我的一部份。我允許他人如其所是。  施与受取得平衡,我學會感恩,我覺得很幸運地從課程中發現「愛的存款」[2] 方式,把它運用到夫妻關係裡。我開始和丈夫進行愛的存款時,我發覺有難度,也發覺沒有力量,因我沒為自己進行愛的存款--學會欣賞自己的優點、缺點、面對自己的不適,慢慢累積能力。當我和丈夫面對面時,我竟然可以順暢說出我如何欣賞他。如果我沒有學習,我真的不會發現愛的存款的奧秘及其效果。 [1] 劉仁州 -台灣人,1953 年出生於台南縣,1977 […]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