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華閱讀

陪伴生病家人的迷思與突破

專題著者:李小明(雪州.蒲種)
指導老師:蔡慧燕
發表日期:2019.11.14

前言:學習之路

古人雲:「學以致用」(註1)。我從沒料想到我在心靈成長這一領域的學習會帶領我度過了這麽多生命難題的考驗。首先是自我的發現,接納與釋放自卑的自己 。當我具有被討厭的勇氣時才敢於做我自己,敢於面對才能跟最真的自己連接,對話及真實的感受到自己的存在。即使一時受困於煩惱恐懼當中也比較容易鎮定下來並作遺憾最小的決定,甚至更快在看似絕望的困難中找到出路。再來,學習臣服於生活的遭遇訓練了我的生命的堅韌度與寬度。敏感度的訓練幫助我看見我爸爸媽媽、我先生的傷口,讓我更能體恤理解生命的痛,抽絲剝繭之後,我看見了、感受到了爸爸媽媽的愛就在裏邊,這就是我最大的最原始的生命支柱。

陪伴生病的先生

2018年5月我先生的生意失敗, 壓力把他壓垮了,一個月內他從睡不好到重度抑鬱症(註2)。他嘴裏說的每一句話都很消極,體重由70公斤跌到50多公斤,完全喪失信心的他活得像個行屍走肉,最糟的時候連走路吃飯都像個90歲的老人。當時的我嚇死了,我不知公司的情況到底有多糟;不知道負債有多少;不知道先生會不會好;那麽這一家五口怎麽辦?

老師說我必須把期望從他身上移開,當家的要換成我,我不得不接受他的現狀,接受他沒能力的事實,讓他依賴我。幸好他的記憶還很好,我做不來的他還願意幫我,我們就像一對難夫難妻到處奔走處理每件很棘手的事。

醫生(註3)及一些曾經是憂鬱症病患的朋友分享說要讓他多運動,與人談話,上課,參與團體活動等… 。剛開始時我都心急地要求他必須完全遵照,後來我發現我能做的只有尊重他、相信他、陪著他。他不願意的也不能強求。後來他不再說消極的話,但他依然沒有自信很沈默,獨自躲起來看影片而已。

對爸爸的遺憾

回想當年我爸爸也是因為做錯了事,而我們懲罰性讓一個70幾歲的老人獨居三年,自個兒煮飯洗衣看醫生,雖然這是個不得已的決定,因為他已經得罪了所有鄰居尤其是我阿姨一家人,我們沒敢真正相信他的登報道歉,恐懼這只是他下一次犯錯的另一個借口。三年下來,他的哮喘病更嚴重了,沒跟他同住的我們沒有察覺到他得了青光眼、白內障在生活上造成他的許多不便。

對爸爸我內心有一份深深的愧疚與遺憾,雖然他最後還是回家住了一年才把身體養好了,但我卻沒有在他最痛苦的時刻陪伴他。

相比之下,我先生倒下的當兒特別在很沈重的壓力時我也曾想過帶著孩子離開他或者把他安置在他的老家,但很快我還是決定無論多艱難還是要一家人一起。許是老天的眷顧,我們在處理每一件麻煩事上都遇到願意伸出援手的貴人。一年多的時間這具行屍走肉找回了自信,體重恢復70幾公斤,利用他存有的資源再重新出發。

重新詮釋母親的抱怨

當年爸爸犯錯的時侯,媽媽對我們不停地控訴他的錯,身為孩子的感覺是;媽媽每一句抱怨都像有毒的黑煙,讓一家人的心更難靠近,心裏有說不出的苦和無奈。爸爸因此孤單地被逼到遠遠的地方去了,全家沒有一個人心裏能感覺好過。

先生初患憂鬱症時,我也是不知所措咿呀鬼叫地喊;「慘了!慘了!」。慶幸這些年的學習原來已經漸漸讓我具備了處理事情的能力,至少能暫緩我本身鋪天蓋地的情緒問題,比如安撫那受到驚嚇的內在小孩,明白恐懼是逃避不了、壓抑不了的感覺。再大的困難只要做好最壞的打算去面對,不要想太多就能一點一點地去處理。咦,恐懼自己會消失,下一次再來又再面對就得了。還有用感恩的心情代替受害者
情緒。因此我停止了抱怨,轉向發揮我有限的能力來協助他。如此幫助我自己也等於是讓我先生得到清靜和休息。因為我不再干擾他,不再逼問他幾時會好等問題…

叫孩子太沉重

當年爸爸是我載走的,如果爸爸一個人孤零零地死掉,我這一輩 子更無法原諒自己。

先生生病期間,孩子扮演很重要的角色,我們之所以能熬得過去,全是為了孩子也全是因為孩子。無論先生病情變好變壞我都讓孩子們知道,每天晚飯後我要求一家人坐下來談談話感謝彼此,只有這個時候先生呆滯無神的臉上才流露自然的笑容。

充分相信的理由註4

爸爸主動的為他的行為登報道歉。但家人不敢完全相信他。因為十幾年來就在我們以為他改正了的時候他又再犯。一直到他離開人世那天。家人才松了口氣,我才確定爸爸的真心,他說到做到。在懷疑的這些年裏,我沒讓自己做他女兒享受父愛、享受悠哉閑哉跟爸爸在一起的時光,因為我做了『審判者』(註5)。

剛開始我也不敢相信我先生會康復,我怕希望越大失望更痛苦,所以天天活得提心吊膽,心事重重。其實這對情況一點幫助也沒有甚至還有壞處。萬一我也病了就是雪上加霜了。決定不再做受害者的那一刻起我停止數落先生的錯處,腦子裡會不停出現許多點子,同時也有功夫去篩檢來自各方的意見。我們變成了最佳『戰友』。我們的目的是「敗也要敗得漂亮」並且要讓孩子看到我們如何絕處逢生(註6)。最關鍵的問題是我一個人無法養大三個孩子。現在我先生康復後對我說
出『生病時雖然沒講出來但心裏是渴望我相信他的。』因為我的相信,他才敢一點一滴地鼓足勇氣站起來。

結語:用愛帶領迷失的家人回家

感謝父親用他的生命教育我。父親離開了四年,媽媽發現有肺癌到臨終的那段過程,我不再重復像父親那樣的遺憾,我都有陪著母親。

今天我選擇了留在先生身邊陪著他,意外地,走出來的他更有活力和戰鬥力。更慶幸的是我們還是完整的一家人。我知道接下來的路依然有風風雨雨。我想尊重生命,不逃走、不放棄、不排斥彼此,共同面對,這是陪伴生病的家人最重要的條件。家是一個不可分割的生命共同體,其中一個人活得不好,大家也不可能真的活得好。也許家人真的有錯,但是唯一的方法是用愛來帶領他們回來。同樣的,我們也希望家人如此對待我們。


註1. 學以致用,成語,即為了實際運用而學習。致:使達到。

註2. 重度抑鬱症(英語:Major depressive disorder, 縮寫MDD,臨床簡稱為抑鬱症,是一種精神疾病。患者陷於抑鬱的情感狀態。自尊心降低,對以往喜愛的活動明顯失去興趣且失去身體的活動力。重度抑鬱症是一種對患者的家庭、工作、學習、日常飲食與睡眠等身體功能產生負面影響的失能狀態。在北美,大約 3到 4%的患者自殺。在所有自殺者中,有60%的人患有重度抑鬱症或其他心裡障礙。

註3. 筆者的先生的主治醫生為精神科醫生A H LEE。診所名稱 A.H.LEE SPECIALIST CLINIC 。在診治期間醫生需要透過與患者家屬(照顧者)詳聊以了解患者病情方能配藥。因為嚴重精神病患常常無法正確描述自身的病情或隱瞞病情或扭曲病情。家屬也根據醫生的意見照顧病患。

註4. 摘自《你愛自己嗎?》作者瑪格麗特.保羅博士。第55頁「內在聯繫的治療方法和其他的人道治療方法一樣,主張我們所感覺和所做的都有充分的、有根據的、重要的理由。這些理由通常就是我們的恐懼和增加恐懼的錯誤信念。在我們小時候,這些信念可能都是對的,可是現在不再如此了,例如:我們會有錯誤的信念認為:『我一點能力也沒有』或錯誤的羞辱信念:『我生來就是壞種』。」

註5. 審判者,英文 adjudicator; inquisitor; judges. 法官是依照法律規定的程序產生,在司法機關(一般指法院)中依法行使國家審判權的審判人員,是司法權的執行者。在不同法系的國家中法官的角色不盡相同,但要求都是不偏不倚、不受他人影響或制肘、剛正無私地根據法律判案。此處筆者雖然身為女兒的序位,但已經凌駕父親之上來決定父親行為的對錯。

註6. 絕處逢生,成語.釋義:形容在走投無路的情況下找到希望,得到了出路。絕處:死路。出自:明.馮夢龍《喻世明言》:「喜得絕處逢生,遇着一個老者攜杖而來。」

版權所有.欲參考者請聯繫本會教務部 educational.affairs@myakasha.org

您的發表

您的發表

Comments Closed

Comments are closed. You will not be able to post a comment in this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