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華閱讀

教學相長——帶領青少年生命教室之發現與成長

專題著者:胡嘉恩(森州.芙蓉)
指導老師:林潤崧
發表日期:2019.11.14

前言

很多人常用「叛逆」一詞來形容「青少年」這個年紀的孩子。「叛逆」顧名思義即是反叛的思想、行為,忤逆正常的規律,與現實相反,違背他人的本意,做出一些出乎意料的事。其實,青少年正處於心理的過渡期,其獨立意識與自我意識逐漸增強的時期,所謂的叛逆無非是一種強烈的自我表現欲,想要引起別人的注意,還有擺脫大人(尤其是父母)的監護,做自己。他們的行為或許不是正確的,但動機未必是壞的。台灣生命教育專家姜愛玲在《叛逆不等於忤逆——孩子不說,父母卻不能不懂的19個教育法則》 [1] 一書中引用美國休士頓湖木教會的約爾牧師的例子,她指出青少年的種種行為表現經常都是家庭教育或生長環境之下的成品。

在我加入 AKASHA 學習型社群 [2] 以前,我曾是一名中學輔導處助理老師。在我任職期間,我發現很多青少年的問題基本上源自於家庭,他們的本質其實一點也不壞。與他們相處的那段日子裡,我發現他們基本上只是一群比較無心向學的孩子,身邊缺乏一個比較適合的環境讓他們有機會被引導如何面對生活的各種挑戰。也是在和他們相處了一段日子後,我第一次那麼強烈地感受到青少年的需要——需要被聆聽、被接納、被尊重、被帶領,於是在心中暗暗許下承諾一定要提升自己的能力回來幫助這一群體。

青少年生命教室

我後來接觸到AKASHA,通過林潤崧老師認識了由他創辦的青少年生命教室——『烎 [3] 學堂』。烎學堂的開始是因為一位患有先天性心臟病的孩子(蔡溒紳 [4] )。秉持 AKASHA 「哪裡有需要就到哪裡服務」的精神,林老師於 2016 年根據溒紳的情況設計了這個生命教室,為的是引導青少年能夠用更完整及健康的心理去向生命學習,利用輕鬆及體驗的方式讓他們發現自己、看見自己、裝備自己來面對學校教室以外的現實社會。

烎學堂採用的是混齡式上課模式(對象是 13 – 18 歲的在籍中學生),其概念貼近生命的狀態——我們的生活環境就是由不同的年齡層所組成,每一個生命皆是珍貴獨特又美好。在每個人的身上我們都可以發掘其值得學習的部分,實踐真正的尊重生命:不批判、不建議、不投射。

與青少年工作的挑戰

2018 年,林老師正式將烎學堂交給我全權負責。雖然有過和青少年相處的經驗,但由我獨自一人帶領一個教室還是第一次。我感覺十分焦慮。帶課的過程中,我不斷面對挑戰。

開始時,最困難的部分是我發現創意不是我擁有的特質,我沒有任何活動帶領的經驗,再加上中學時期的我也是一個特別內向、不愛參與活動的人。最令我感到害怕的情況是當我無法讓學生進一步分享更多而整個空間變得尷尬又沉默的時刻。每個星期上課一次,每堂課前一兩天我就會陷入緊張焦慮的狀態。我的內心其實一直不敢以「老師」自居,因為感覺很心虛,我總覺得我好像沒辦法給予學生什麼東西。因此,雖然學生叫我老師,但我覺得我的身份更像是一位“大姐姐”。

觀察青少年

青少年這個階段的孩子基本上處在「自我認同危機 [5] 」的狀態。他們對於「我是誰」、「我想成為誰」、「我為何而活」這幾個問題感到困惑和苦惱。他們心裡充滿矛盾,一方面渴望獨立做自己,另一方面又害怕面對未來的未知世界,需要依附有能力的大人。如果要讓他們表達真實的感受,他們首先必須要找到一個足夠開放和安全的空間,有人可以不帶著批判、建議和投射的眼光去聆聽和理解他們。

隨著帶課的時間增長,我漸漸發現學生也在觀察我到底是一位怎樣的老師,我正在運用什麼態度面對我的生活,他們可不可以相信我等等。與青少年的相處,很多時候並不是「我想給予孩子們什麼」,更多的是「孩子們真正需要的是什麼」 [6] 。我忽然明白到學生學習的不是我口中說的道理,而是我如何在生活中實踐我所說的每一個道理。他們要找的是可以讓他們真正信服之人,然後願意接受被帶領。要達到這樣的情況,首先身為帶領者的我必須積極面對我的生活,同時讓自己處在一個不斷學習成長的狀態。我是怎樣的人,我的教室就是怎樣的教室。通過學習,我提升我的能力,將自己準備好隨時迎接學生前來求助。

帶課後的個人成長

我曾經以為「老師」就是一個高高在上,必須很強大、很完美的角色,可是我錯了。帶領烎學堂的這些日子,我深深體會到「三人行必有我師 [7] 」這句話。我領悟到我也只是比學生的生活歷練多了一些,我也可以有不完美和不懂的時候,在學生的身上我亦可以找到值得學習的部分。我想,這也是烎學堂最美麗的地方,生命與生命之間的相互影響。因著這樣一個觀念的轉變,我發現老師原來也可以「降低」自己的位置來到學生的身邊,陪著他們共同面對一切,而烎學堂的上課氛圍也在不知不覺中跟著起了變化。我感覺我的角色在學生的心目中有了一點點的不一樣,他們比從前更願意多分享一些關於自己的事情。近期內,有學生在面對生活上的難題時,他們也會主動與我分享,而我只需要陪著他們,去聽懂他們的真實感受和想法,然後他們就自然而然找到屬於自己的辦法了。

身為帶領者,我覺得我的收穫也不亞於學生。在帶領烎學堂後,我發現我對自己的自我接納更多了,對於不舒服感覺的接納程度也跟著有所提升。最明顯的成長是,我從一開始的焦慮不安,一定要把教案準備得完完整整的,到後來可以有彈性地在所準備的資料中增刪,直到現在可以隨意開一個跟生活或生命息息相關的主題,然後在課堂上很自由和輕鬆地與學生進行交流分享。

學然後知不足,教然後知困 [8]

透過不斷的教學實踐,我也在不斷地探索和改變自己與學生的互動方式,承認自己的不足,我才有機會虛心向學。我看見我還有許多有待進步的空間,比如說我看見青少年的活力來源在於「動起來」,他們喜歡一些具挑戰性質和手作的活動。而我也看見我目前的帶課方式偏向比較靜態的分享和討論。這是我接下去需要努力的方向,把更多創意的元素帶進烎學堂,將教室設計得更加有趣好玩,引起學生的挑戰慾,增添學生的成就感。要做到這一點,我知道我也是需要從自己的身上著手的。我允許我可以根據自己的步伐慢慢進步,不著急。我相信自己,也願意做出這樣的嘗試和努力。

目前,烎學堂由林潤崧老師指導,由我主要帶領,間中還有一些志工前來支援。現在烎学堂共有兩個教室,第一個地點是在雪蘭莪州沙登縣怡觀園(始於 2016 年),而第二個地點是在森美蘭州芙蓉市新城鎮(始於 2018 年)。

接下去,我想把烎學堂帶到的第三個地點是檳城州北海縣。在未來,我期許有更多年輕生命加入烎學堂師資或志工的行列,把更多新鮮有趣的元素帶進來,讓這樣的生命教室可以繼續發展到其他州屬,讓更多的青少年也可以向自己的生命學習,除了課本上學到的知識,他們亦能笑談、笑聽、笑看生命。


[1] 姜愛玲:《叛逆不等於忤逆——孩子不說,父母卻不能不懂的 19 個教育法則》(台北:凱信企業管理顧問有限公司, 2013 年),頁 16 – 17 。

[2] AKASHA 學習型社群由林潤崧老師創辦,是一個註冊非營利、非宗教和非政府組織,於 2011 年 6 月 14 日經內政部社團註冊局立案成為合法註冊非營利組織,註冊號碼是 PPM-012-14-14062011 。其中,「A」代表認知 (Acknowledge)、「K」代表知識 (Knowledge)、「A」代表行動 (Action)、「S」代表降服 (Surrender)、「H」代表療癒 (Healing)、「A」代表宣揚 (Advocacy)。因此, AKASHA 也有這樣的意思:「承認自己對生命還有不明白的知識,付諸行動以降服並謙卑自我,去學習療愈生命的苦痛,然後向他人宣揚這個理念。」

[3] 「烎」, yín ,是流行于互聯網中的一個字,起源於遊戲家族,是遊戲玩家們創造出的一種全新的文化現象,也逐漸在遊戲玩家中流行起來。「烎」用來形容自己充沛的競技或遊戲狀態,現在多用來形容一個人的鬥志昂揚,熱血沸騰,也可以用來形容「霸氣」、「彪悍」、「制霸」等諸多意思,是一種男子漢的勇武精神與豪氣的體現。

[4] 蔡溒紳(2000 年 6 月 16 日 – 2018 年 11 月 5 日),林潤崧老師沙登學習圈學員陳釨匯之子,患有先天性心臟病。因為身體的情況,只能完成小學六年的學業。他是一名認真且好學的孩子,於 2016 年透過母親向林潤崧老師傳達他想成為林老師的學生的想法。他的夢想是當一名漫畫家,出版的漫畫作品有《小紅帽之怪咖童話大反轉》(2018)和漫畫自傳《陪你走過17年》(2019)。

[5] 艾瑞克森 (Eric H. Erickson) 依照人生危機性質的不同,把人的一生劃分為八個階段,每個階段均有其衝突存在,而所謂的成長,便是克服這些衝突的過程。他提出, 12 – 18 歲(青少年期)這個階段是一個人正在學習進入成人世界的關鍵,他/她必須要學會自己將要扮演的成人角色、擔任社會的責任,因此知道自己是誰、自己的信仰或價值系統又為何是很重要的。這個階段的他們處於「自我統整」或「角色混淆」的衝突中,如果個體能夠順利統合,他們會擁有明確的自我觀念與自我追尋的方向;相反,如果他們在統合方面遇到障礙,則他們的生活會變得無目的、無方向,時而感到彷徨迷失。

[6] 台灣心理學家黃維仁博士提出「愛人就要學習去了解人,用對方需要的方式去愛他。一個饑渴的人所需要的是一杯水,而不是一個大饅頭。」他舉例,如果不停給蘭花澆水,以為這就是愛它、照顧它的表現,最終蘭花就會被「愛」溺死了。

[7] 「三人行必有我師」,出自於《論語·述而》。原文是:「子曰:『三人行,必有我師焉;擇其善者而從之,其不善者而改之。』」意思是:「孔子說:『別人的言行舉止,必定有值得我學習的地方。選擇別人好的學習,看到別人缺點,反省自身有沒有同樣的缺點,如果有,加以改正。』」

[8] 「學然後知不足,教然後知困」,出自於《禮記·學記》。原文是:「雖有嘉餚,弗食不知其旨也;雖有至道,弗學不知其善也。是故學然後知不足,教然後知困。知不足,然後能自反也;知困,然後能自強也。故曰:教學相長也。」 意思是:「經過學習才知道自己知識的不足,經過教授才知道自己知識的困惑。隱含通過實踐才能不斷發現問題、完善自己、提升自己,尤其是在教學之中,通過教學實踐與反饋,不斷完善教學方式,可以達到教學相長的效果。」


附錄:烎學堂活動照

照片內容介紹
相見歡」是烎學堂每年一開始的第一個活動,通過簡單的團康遊戲讓學員之間互相自我介紹,彼此認識和熟悉起來。上課期間,若有學員中途加入,自我介紹的環節也是必須的,其宗旨在於讓學員感覺自己被接納成為團體的一員,減少學員到新環境的焦慮感。

照片內容介紹
慶生會是每個孩子最期待的環節之一,歸納在烎學堂生死教育的主題裡,談「生命」。通常會安排同一月份生日的學員一起慶祝,學員可以分享零食和美食。
(1) 攝於2017年,沙登學員蔡溒紳的 17歲慶生會。
(2) 攝於2018年,芙蓉學員張翕德和陳勇健的 13歲慶生會。
(3) 攝於2019年,沙登學員余志強的 16歲慶生會。
(4) 攝於2019年,芙蓉學員蔡征澔 (13歲) 和陳慧欣 (16歲) 的慶生會。

照片內容介紹
團隊合作是烎學堂的重點之一,主要訓練學員與他人相處之道,在團隊合作中如何表達自己之餘又能照顧到其他人的感受和需要,達到雙贏的目的。

照片內容介紹
情緒管理是烎學堂的其中一個主題教學,讓學員學習做自己情緒的主人。老師通過一些小活動,讓學員學習如何辨識和標籤自己的情緒,了解情緒沒有好壞對錯之分,因為每個情緒皆有屬於自己的重要功能。

照片內容介紹
文化學習,讓學員有機會認識和接觸自己的文化,了解文化的起源及背後的故事。通常可配合節慶的到來,做一些跟節日相關的活動。
(1) 2018年,配合中秋佳節的到來,學員帶材料到教室一起製作燈籠。
(2) 2019年,配合AKASHA誠實咖啡館的活動——「年的味道」,學員有機會認識各個籍貫特有的小吃。在場有來自不同籍貫的AKASHA學友進行分享,學員通過品嘗小吃和聽故事中開心學習。

照片內容介紹
外來的支援,宗旨是打開學員們的世界觀,增廣見聞。上圖是2019年,兩位來自東歐摩爾多瓦共和國 (Republic of Moldova) 的青年訪客,Cristian Cernat和Andrei Tudosan。當天,這兩位青年向沙登學員介紹他們國家的文化、習俗和傳統舞蹈,後來學員也向他們介紹馬來西亞的文化、美食和語言,場面非常溫馨。

照片內容介紹
戶外學習是另外一個萬眾期待的活動,因為學員有機會走出教室,到外面去體驗學習。上圖是2019年11月02日的烎學堂巴生五條港一日遊,由林潤崧老師帶隊,6位志工協助,參與的學員共11位,來自芙蓉和沙登教室。活動內容包括:體驗搭火車及渡輪、巴生及五條港的社區導覽、認識紅樹林生態、釣螃蟹、寫生等等。

版權所有.欲參考者請聯繫本會教務部 educational.affairs@myakasha.org

您的發表

您的發表

Comments Closed

Comments are closed. You will not be able to post a comment in this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