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華閱讀

改變從我開始──學習型成人的發展經歷

專題著者:駱順玲(隆市.怡保路)
指導老師:謝玉黛
發表日期:2019.11.14

前言

近期〈小丑〉[1] 電影為何受歡迎?因心靈經師大力推薦?臉書里人人爭相吹捧?抑或正好是現代人內心寫照。小丑大抵代表反抗社會,代表苟活不如爛透,代表黑暗。

現代比舊時先進,沒有飢荒,沒有黑死病,科技一日千里。女性活在最好年代,不必裹小腳,沒有盲婚啞嫁,也無須認命、啞忍。可是卻有多少夫妻只是一言不合,便成分飛燕?

社會許多家庭養了一群又一群有問題的孩子,同時人們又追求更多的物質,內心卻永無滿足的時候,所以坊間出現許多救贖團體,兜售心靈聖品、飛天神器,供給大家尋找答案。

這是混沌社會出了問題,這是原生家庭的詛咒。答案似乎已經找到,可問題卻無解,變成一種冠冕堂皇的道理,可以安心成為受害者。

代代相傳的原生家庭問題

祖輩們離鄉別井,經歷戰亂,飢荒,朝不保夕,咬緊牙關,在南洋落地生根,讓我們享用他們流血淌汗的豐收;而我們這輩豐衣足食,卻得銀要金,人心不足,妄想吞象。

我們只要我們想要的幸福,若得不到我們要的,則為不幸也,我們比祖輩幸福,卻也比他們更會找藉口。我也曾是遇見難題,馬上怨天怨地,淋漓盡致爛到底。

從年少我就與好賭成性媽媽勢不兩立,經常開戰,弄得家里永無寧日,心想逃跑,只因放不下因酗酒需要長年洗腎的爸爸。

過去我處在無能為力的家庭氛圍裡,脾氣狂躁的我動不動就罵人,使得身邊友人紛紛遠離。後來終於等到一個不知死活的丈夫將我娶回家,我同樣將自己的核心家庭弄得雞犬不寧。

後來因為沒機會為爸爸送終,加上與媽媽如往常般爭吵後,她晚上就突然離開了人間,自那刻開始,我將自己變成酗酒上癮的爸爸,不時與丈夫和他的家人起衝突,連帶我的女兒也難逃一劫,時常被我鞭打。這一切讓我成了一個酗酒者,酗酒後迫使丈夫下跪於我,稚女嚷嚷叫著要我離開家,親人痛,仇人快。

困而學之

過去,我沒活於當下,未婚時想逃家,結婚後想歸家,沒了娘家,也要將夫家給毀掉。偏偏內心裡有股求救聲,泣不成聲的小小我哀求擺爛的大大我去求救,繼續如此的踐踏自己的生命,讓愛我的人痛,讓恨我的人爽。

從遇見學習的啟始,我的能力沒有就此一飛沖天,步步生蓮花。學習初期還因無法承受滾滾如洪水的情緒,一度想放棄,向上、向善真的很辛苦,家人、親人、友人的質疑、冷淡,使我一度想逃之夭夭。我於 2009 年跌跌撞撞去學習,從「父母效能」[2] 、「繪本親子共讀」[3] ,到「家庭會傷人」[4] 過程異常掙扎。丈夫不時質問我學了什麼,為什麼比之前更發神經,二妹耒電勸我不要再去上「家庭會傷人」,擔心我在發現真相時,全然無力招架,許多的情緒如絕堤般,情緒會失去控制。

2011 年 8 月,當我從旁人口中知道我的酒後失態時,我痛定思痛,下決心從這裡停止再複制來自原生家庭的問題,爸媽已將最珍貴的生命賜給了我,離世是他們的祝福,就讓我在這裡終止吧!當我自願、自動、從心開始,酒癮、打孩子漸漸少了,漸漸地不再如此做了。

那段日子,我無從面對自己,雖有老師、同學們的同理、聆聽、包容,雖有一處溫暖的地方讓我安憩,十年學習,我的生活、生命起了些變化:第一,不再飲酒,與丈夫爭吵逐漸變少(不是沒有),丈夫、妹妹與朋友們從冷眼旁觀我的學習,到默默支持我的學習。對人對事對社會,我不再索求,推卸,怪罪,只問有否盡力,做對,做好?

在這些年學習中、分享裡,一點一點將遺憾、憤怒轉化為感謝與珍惜。不能挽回的過去,在我心裡起了感恩的力量,因為這些遺憾與悲痛,讓井中師奶走出寬廣的世界。有陪伴在旁的老師們,有起衝實後又互相和解的學友,開始接受我的家人也正默默給於支持。

為生命負起完全的責任

生命多了選擇,不需要眾人迎合,也不用迎合眾人。最欣慰的是女兒,幼年的她,時常目睹醉酒的我醜態百出,我與丈夫吵架後夜半離家,情緒不穩定時會痛扁她。這樣的日子,造成她一度如我般,四歲那年,已開囗叫我離開這個家;遙記我活至二、三十歲時才與媽媽正面對抗,她卻青出於藍,比我更早。就差這麼一步,我便成功複製另一個傷痕累累、喜怒無常、傷人害已的我。

我為自己生命負責,我的孩子不必為我背負我的責任,我將夫妻關係搞好,我的孩子不必牽連其中。我是一個學習型的成人,我的孩子就能只是個孩子。我是有選擇的,孩子亦可以有選擇,她可以像我也可以不像我。

我從中發現了問題,繼而去接納問題,再與問題相處,接著嘗試與問題和解,沒有高深莫測的理論,不會比登天難。若只停留在知道,知道必須親自面對千瘡百孔,傷痕累累的原生家庭,知道一切必須先從自己開始,知道雖有受傷的內在小孩,但可以培養愛心或堅定內在父母,我們卻選擇將這些用來當受害者的藉口,那我們仍然在找理由,只會變成那個戴上蝙蝠俠面具的小丑。

結語

AKASHA [5] 傳授的這套功夫不會複雜,不求我們飛龍在天、龍飛風舞,只求腳踏實地一一去面對、去拿起、去實踐、去遇見、去反思、去解決、去提升自覺。放棄、墜落、找藉口真的很容易,但只有小丑知道裂開流血大笑的嘴巴有多痛。

學習面對、處理生命的人,也許會淚流成河,也許會痛徹心扉,但蛻變卻有著經歷了千錘百煉,如蛹化成蝶,似寒梅愈冷愈清香的道理。

這兩年的師資培訓,我一再分享自己的生命故事,已由泣不成聲到含淚訴說,從為什麼是我到為什麼不是我,與國外學員交流,了解「說得多,不如馬上做」,在面談的功課裡學會閉上嘴、用心聽,也明白了衝突也沒怎麼可怕,可怕的是那個常常想推掉一切的自己。這真的是「學習沒終止,這刻結業,下刻又開始」的道理呀!


[1] 〈小丑〉。電影,英語名稱「Joker」,香港中譯〈小丑〉,是一部於 2019 年上映的美國心理驚悚片,改編自 DC 漫畫旗下的同名角色,由托德·菲利普執導並與斯科特·席佛共同編劇,傑昆·菲尼克斯、羅伯特·德尼羅、莎姫·貝茲、比爾·坎普、弗蘭西絲·康羅伊和布萊特·卡倫主演。

[2] 父母效能系統課程。是一套集合理論,技巧及實踐並重的課程,它適合擁有各年齡層孩子的父母。教總自 1997 年開辦此課程至今,約 3000 人參與過此課程。此課程對於學員個人及家庭帶來正面的影響及幫助。課程內容著重在基本教養態度、孩子行為目的、反映傾聽、父母的情緒、期望與信念、問題所有權與「我」的信息、怎樣鼓勵孩子、行為結果、家庭會議、民主教育的原則、民主教育的挑戰。

[3] 馬來西亞第一個小大讀書會——由教總發起,又稱「蟲蟲小大讀書會」。每月進行一次,由駱淑慧老師 (駱駝姐姐) 與一群熱愛繪本的志工陪伴家長和孩子展開親子共讀的學習路。以繪本為主要共讀圖書,由大人傳遞繪本的內容,讓小孩得以專心聆聽故事並欣賞書中之圖。活動內容包括帶動唱、親子團康、主題繪本導讀、延伸活動、討論以及親子共讀時間。

[4] 《家庭會傷人》,書名。作者為約翰·布雷蕭 (John Bradshaw) ,譯者為鄭玉英、趙家玉。出版:台灣張老師出版社。初版:1993 年。這裡指的是 AKASHA 學習型社群於 2005 年發起的「家庭重塑四部曲」的學習活動,「家庭會傷人」是家庭重塑四部曲的首部曲學習,以此書做為成長團體類讀書會的主要入門學習,讓參與者能夠明白「家庭會傷人」的概念,去發現家庭問題代代相傳的道理。

[5] AKASHA 學習型群成立於 2005 年 9 月,前稱道德重整 AKASHA 社群學習中心 (lofC-AKASHA Learning Community Centre) 是依據道德重整 (MRA/IofC, Moral Re-Armament/Initiatives of change) 的理念為配合馬來西亞的社會需求而設立的學習型社群。道德重整志工林潤崧 (Nandor Lim) 於 2000 年自台灣返回馬耒西亞從事文化及教育推廣工作期間發現每個人皆可向自己的生命學習,以解讀自己的生成背景,在一個健康的社群 (Community) 中學習借著彼此扶持成長,達到以生命影響生命的目的,建立個人與生命之間更健康的關係。馬來西亞 AKASHA 學習型社群是一個註冊非營利、非宗教和非政府組織,由一群篤信「改變從自己開始」以及承諾學習「以生命影響生命」的人民自發性組成的社群。於 2011 年 6 月 14 日經內政部社團註冊局立案成功成為合法註冊非營利組織。註冊號碼為 2883-11-WKL ,並於 2018 年經社團註冊局更新為 PPM-012-14-14062011 。

版權所有.欲參考者請聯繫本會教務部 educational.affairs@myakasha.org

您的發表

您的發表

Comments Closed

Comments are closed. You will not be able to post a comment in this post.